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一个尝试,呃……就这样吧。……

【柒七】( just脑洞)

一个不知道还会不会有后续的段子!我就瞎写写
想了想还是不要在群里直接放了

如果有名字应该叫杯弓蛇影啥玩意的【你不要】

——————脑洞是我——————

伍六七逃进了左手边第一个房间里,飞快地关上门。
他的潜入本应是完美无缺的,直到这个倒霉的刺客脚下一滑。总之他又被发现了。现在那个本应被他刺杀的人正带着一群家丁满宅子追他,而伍六七还不想放弃这次肥得流油的差事,他还想再等一个机会。
空气中浓重的尘土味让他觉得这个屋子至少有两百年没人来过了。正好他们在忙于搜查花园,伍六七觉得自己可以在这个屋里找个更好的躲藏地点,等到风声过去再冲出去一招制敌什么的。
屋里的大部分东西都罩着一层布。排行万名开外的刺客在屋

第一棒:我
以及奏章老师接受到了我的电波……!

轰鸣奏章:

传字传成画,从画到视频,从视频变成歌……这个破群里都是什么神奇天才农民……


万恶起源又是我,对不起【无歉意


西伯利亚小鸟农庄果农种植记录:

西伯利亚小红莓种植园第三次传字活动完美落幕!(缩图严重裁了重发一下)

附赠最后一p的音乐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id=29785401&userid=331939176

(以及本次活动唯一的视频放在下一条)

【剑三】【明策】脑洞突发

听歌突然想出来的!懒啊不知道能不能写得完


小天策是来明教zuo出ren使wu的,年轻人,十六七八

明教是个鬼魂

是在光明顶密道后面的真理之门上面的水塘那里遇见的

小天策是不小心掉下来摔断了腿没办法走路,这才碰见了这个无法转世的鬼魂【某种程度上他俩还挺像的

明教二十二三四,年纪轻轻就死了,是血眼龙王那时候明教刺客队伍里的一个,死了之后不知为何无法去往轮回道,记忆也丢了点。明教看自己是鬼了就找了个安稳地方待下了,偶尔上去吓唬吓唬明教弟子寻个开心,这次小将士掉下来他也比较意外


小天策,怕鬼……

第一天晚上他忍着腿断的疼爬爬爬到一个犄角旮旯紧紧闭着眼睛抱着枪嘴里不停念妖魔鬼怪...

【WF同人】一份Laure的使用说明

感谢您订购NullSail公司Laure系列产品。

此款Laure为1.0版本。除指挥官外,系统还会赠送一架Ordis系统的飞船,Oberon Prime,Limbo Prime及其他武器和战甲。随机附赠一套指挥官衣服,其他衣物可以自行搭配,他会很喜欢。

当您收到产品时,您可以在家中宽敞的地方(例如客厅或是后院)打开包装,他就会从里面跳出来。Laure是一款活跃并友好的产品,如果您愿意和他坦诚相待,他会很快成为您的朋友。
Laure1.0款拥有很强的探索欲和好奇心。请务必给他足够大的活动空间,经常让他去室外探索,否则您的Laure很快就会变得郁郁寡欢。他没有按时回家时,如果附近存在其他NullSail...

【企划同人】狍子和医生的稀碎小段子

如题。

①(魔物au,医生是花栗鼠,帕兰提尔是德鲁伊)

希曼吃掉了帕兰提尔的夜光兰。其实他不是故意的,他就是忍不住。花栗鼠形态下的医生看见花朵就想去尝尝,这也是为什么他一般都会主动要求把放在他工作台上的花盆拿远。
今天好像帕兰提尔剪完枝以后忘记放回去了。花栗鼠叼着最后一截只剩一半的白色花朵渐渐石化,甜甜的汁水还残留在他嘴里,意识已经渐渐离他远去了。
完了,他想。
大事不好了啊。

德鲁伊回来的时候,花栗鼠正老老实实地蹲在他光秃秃的花盆旁,小脚丫边上还放着半朵带着牙印的花。看他站在原地不动了,花栗鼠半身直立起来,两只爪爪抱着,冲他叫了几声。
吱吱,吱吱,吱吱吱。
对不起,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把你的花都吃...

【WF同人】Laure的一些稀碎的小段子1-3

如题。


Laure的DUAL显示镜

银色边框,浅蓝色能量。隶属于Tenno Laure的饰品之一。要么出现在他脸上,要么出现在他的文件上。
没有视力问题的Tenno需要这个可能只是一种习惯。他基本不在外出战斗的时候佩戴它,或许是因为清洗起来比较麻烦。

曾经有人尝试把它藏起来恶作剧一下,结果惹得这位Tenno找它找到急哭。

有记录以来它一直很干净,异物清理的报告目前只有两次。一次是追逐Tenno Alcor,清理的是普通的血迹,而另一次比这更前的记录被最高权限模糊处理了,连异物分类都无法被找到。
现在仍可以在这两处发现它。


Laure坐在夜灵平野的湖边。附近的Grineer据点已经被他...

【WF同人】可能还会有后续的人鱼au段子②

和之前的现代PA一样,也都是段子。段子就要用段子的序号。……
同样的,也是叽叽家的猛汉黑哥Orien。黑哥虎鲸,Laure是灰鲸。

——————

警报,木星,间谍任务,报酬泥炭萃取物,剩余时间三分钟。
Orien抓住了这次机会的小尾巴。这次的任务等级并不高,他想了想,选择用Titania。
从鱼尾里被解放的感觉很好。Warframe们可以用两条腿走路,而如果只是Orien自己,他只能用尾巴游泳。他是一只虎鲸,是独来独往的那种。

他降落在了Corpus基地的一个角落。轻盈的Titania甫一落地就听见了有人加入队伍的提示,Orien猜应该是他忘记关掉公开加入的模式,不过他也并不在意。只要不拖后腿...

【WF同人】无疾而终的现代PARO段子①

仔细解释起来稍微有点困难,总之是Tenno们(又一次)被剥夺了记忆和能力被还被丢到古代的地球来生活。
Laure白天是个学生,晚上是个车手。Orien白天是个老实巴交的修车工(兼职车辆改造),晚上靠赛车赚钱。

其实还有一段的但是已经丢失在茫茫记录里找不到了。……

————

Orien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当一个飞车党,但他现在确实是γ街区的党首——而且并没有经过他同意。当接到那张被折了一折的小纸条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次挑战的人还挺精致的,打开纸条后的第二反应是,这人的字真好看。而等他读完上面简短的话后,第三个反应也就已经出现了。
这次居然不是战书。黑皮肤的机车手心想,为了确认又飞快地看了一遍。...

【企划同人】所以说为什么他的衣服是那样的?

魔女的法则企划的同人
咸到写企划的同人了。……
新人物: 希曼·霍尔,维耶茨佣兵团的医生,萨维尔的青梅竹马。

帕兰提尔穿上衣服和脱下衣服的时候是两个人。
希曼觉得这个念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还很年轻的植物学家说要去湖底采集植物样本,虽然医生已经和他讲过湖水很冷很容易出现问题,但会魔法的医科生好像并不十分在意,甚至当着他的面脱起了衣服。
“不用为我担心,学长。”银发的男人笑得眉眼弯弯,把第二件长衫放在他胳膊上,露出最里面那件黑色无袖紧身里衣。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希曼发现这件衣服还他娘是露背的。“我可以使自己保持干爽……但如果要保护的体积太大了会对我造成一点小压力。只能通过脱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