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 精灵语练习中,小写手正双修

每天靠着太太产粮活着,实在不行就爬去再吃吃漫画
没救了,我流幼驯染吹。……

【MHA/胜出】纸

突然同人。写不出来一星半点那种朦胧的感觉……CP感也不是很强

自己嗨一嗨


————————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出久躺在自己的床铺里,仰躺着看天花板上的熹微晨光。今天是周末,他起得比平常稍微晚了点,十分钟之前他还沉湎在一个梦境里。


好几次了。绿谷从床上坐起来,一只手挠挠脑后被睡得乱乱的头发。

他又梦见了小胜。这次的内容也和之前的不同,他梦见了初中的他和自己。还没有长大的两个少年坐在教室自己的位置上,出久看着小胜的后脑勺,而自己的幼驯染全程没有回头,意料之中。


是的,是了。他所有关于小胜的梦,有个共同点……

他没有梦见过小胜的正脸。...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七)


搞了半天凌霄还真是他的副班主任。

丁麋的内心是崩溃的。看看自己班级最后面悠闲坐着的银头发傻大个,他就有种想把手里的书本摔过去的冲动。到底为啥总把自己和他绑在一块啊!

“好。都预习了吗?打开书我检查一下。”

丁麋最终决定无视。他的学生们今天看起来都很乖,一个个都在书里要讲的内容上面做了标记。虽然不知道是真的认真看了还是只是乱画的,但是过一会儿上课的时候就能顺带检查了。

“嗯,看了一圈只有两个人没有好好做。那这次就先不追究了,以后的内容谁如果不预习就要罚站。”

那傻大个搁后头干啥呢?哎你抢同学的书干啥啊!

政治老师强忍即将出口的骂人话。“凌老师,在后面请遵守纪律。...

哇对不起我要暂时停更一阵

对不起啊啊啊我进入考试期了最近都会忙成shi
我回头考完了再更新!!
【土下座】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六)


“好,后面那位丁麋同学。”

丁麋白了他一眼,再开口回答。“B选项。常规的原理问题,只是换了种说法。”

“正确。”凌霄夹着白粉笔的手朝他那边示意了一下。“所以,这道题做错的同学——你们都给我上语文老师那领一份语法卷子去。”

 

“厉害了啊,上个礼拜还一脸懵逼感觉像在听天书,这个礼拜就会抢答了。”下了课,生物老师赞赏地看着后面走上前来的小个子,递给他一小盒泡芙。

“哼。”丁麋露出“那当然”的表情,伸手接过来,跟着他一起往办公室走。你当这两天的教案是白看的?“今天校长要找我?”

“哎,大概就是问问你对老师这个职位适应的如何。”凌霄今天扎了高马尾,长长的发尾上了一堂课在黑板...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五)


丁麋抱着个本子跟着凌霄走过职工宿舍的走廊。

“为什么要让你听我的课啊,我可是教理科啊。”前面穿着白大褂的老师边走边问。“还是说你自己要求的?”

“他们说你教课的风格比较特别。”丁麋在后面撇撇嘴,扭过头不想抬头看他。长这么高干嘛?“他还列了几个其他的老师要我也去听听,我照着你们的课表安排了一下听课的时间,就……”

“今早就该听我的课了?”凌霄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笑眯眯地朝他挥挥手里的卷纸和教科书。“那你就得提前跑过去了,我可是踩着铃进教室的类型呀。”

“你为什么不早说!!”


丁麋坐在后面还挺像个学生,凌霄心想。

要是不穿这套黑西服就更像了。

小个...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四)


三月,来得那么快。

桃花盛开的季节到来了。凌霄早早从自己的房子搬回了学校的职工宿舍,帮忙清理空闲了一个假期的学校。银发的大个子从库房里把落了灰的大扫把从角落拖出来,关上仓库大门再回头就看见有个人正杵在还没打扫的学校门口。

“你好?”

他拖着大扫把,一直走到那人背后才出声问询。对方正低着头看手上的一页纸,还在和学校门口的门牌对照。“请问是来……咦,丁麋?”

被叫到名字的青年抬起头来和他对视,表情慢慢融化成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像是在说“怎么样,没想到吧”。

凌霄愣了一会儿,噗嗤笑出来,把扫把杵在一边,接过了他手里的手提包。“……哎呀,还真是稀客。欢迎来到幸若阪,请问...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三)


那以后,丁麋也不记得过去了多久。他顺利地毕业了,毕业典礼之前脑子一热就剪掉了长发留成了短发,结果还收到了好多女生的搭讪,这让他不禁开始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剪短发。毕业之后,他削尖了脑袋考了个Q大的研究生,然后找了个律师的工作,过着每天朝九晚五有时通宵的日子。

他专门接那些意外事故的官司。有时打得赢,有时也打不赢。丁麋很快就变成了后起之秀,跻身最棒的律师行列,因为辩护时发言的犀利和尖锐也被人私下称作豹子。平常他就总是一身正装地坐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对着一整张实木的桌子,习惯性地皱着眉,完美地处理着一件又一件棘手的事件。他总是最认真的那个,而长期的精神紧张和心理负担也让他的睡眠质...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二)

继续大学生活

——————


长毛狮今天起得有点晚。每天都在学院坐的位置现在应该早就没有了,他在门口转悠了一下还是不得不转道去图书馆。要写的论文需要很多材料,看起来还要在图书馆待上好几天才行。

他是真的很讨厌图书馆。书架很高,有些书还就非得好死不死地摆在那么高的地方,他够不到也不好意思叫人帮他拿。丁麋抱着自己的论文草稿和笔不情不愿地踏进图书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把东西放下,然后去拿需要的书。

说什么来什么。丁麋看着书架第二层的一个巨大的空档,再抬头看向第三层那本民法典,就很想一拳把书架放倒。今天穿了带点跟的靴子,试一试应该没问题的。长毛狮想着,左右看看有没有人注意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