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 精灵语练习中,小写手正双修。胜出卡亲妈

赞美水哥!!

Kornblume:

赞美水锅!!!我们的小破企划总算有个像样的logo再也不用大卫拇指赞.jpg了!!!

魔女的法则大型翻车project企划主页:

拖了十年终于搞出来的企划logo【。


中心三元素分别是魔法、科学以及自然。
魔法比重最高,科学次之,自然最少。


周围的十一个元素分别对应十一魔女,自底端中心逆时针往上分别为:

爱——爱心
生——萌芽
死——镰刀
战争——血液
财富——秤
幸运——橄榄枝
知识——书本
时间——漩涡
梦——虚幻
光——光晕
影——倒影


【除了魔文部分其他都是自己画的【。】【画到呕吐【。】

是的,是我们的本儿了,呜

轰鸣奏章:

16年的计划17搞,17年的成果18印,总而言之没鸽就是胜利谢谢大家的努力,给老爷们磕头了


西伯利亚小鸟农庄果农种植记录:









P1沙雕宣图,p2文字部分预览,是c6做的小剧场






刊名:《O lieb, so lang du lieben kannst》(《爱吧,尽其所能的爱吧》)






原作:《The last door》...


鲤渊

0
曾经有个地方,那里的四季是靠神明来控制。春的鲤游过,夏的蝶追上水波,在秋的鹰高高起飞的山坡上,冬的鹿摇掉了角上挂着的冰凌。

他们相安无事地守护着这个世界的一年四季。

1
很多很多年以后,那地已经不需要神明。人们建立了城镇、乡村、道路。填平了鲤的河道,开垦了蝶的花野,挖通了鹰的山峰。
鹿是他们之中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他被人们远远地抛弃了。他们叫他,灾。

2
他是弃神。传说,在永白的山脊上,有一只覆着冰霜的巨大白鹿。它走过的地方冰霜经年不化,它的叫声引来雪崩,它的一瞥就能带来风雪。人们咒骂着它,将雪灾和冰雹归在它身上。

鹿行走在峭壁之上,留下一串冰封的蹄印。

3
蝶落了,鹰隐了,鲤不知去向...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十一)

突然刑侦

双更!下一章开始继续学校的日常

还好丁麋啥也没听见。碎碎念


——————我是正文——————

十一

凌霄回头,丁麋正扒在屏风边看着他,手里还端着一盘葡萄。“快回来接着吃了,休息时间打什么工作电话,神神叨叨的。”

银发的异能者暗自松了口气。丁小猫沉浸在美食里完全没有听见他说了什么。他挂掉了电话。“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个朋友。”

“哦。”政治老师好像想起了某个打来电话找骂的前同事,脸色黑了一瞬又很快被嘴里甜甜的食物治愈。“只要不是来欠揍的就行。”

“怎么,堂堂冷面小豹子也开始关心我了。”凌霄已经吃饱了,听他这话就双手抱胸笑眯眯地往后一靠,一脸玩味。丁麋扔了片橘子皮...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十)

突然刑侦bushi

迟到的新年快乐!

——————正文是我——————

丁麋真的迎来了新同事。喻未言和喻未晓兄弟俩,一个教高三,一个教高一。两兄弟的能力也是截然相反,一个光一个暗,凌霄从校长室回来还在啧啧称奇。

“没见过能力相差得这么多的兄弟啊……丁麋呢,是独生子女吗?”银白头发的异能者把在自己的外套搭在凳子上,一边问着一边坐下来。

本来在整理资料的丁麋突然安静下来。接下来降临的沉默像沥青一样粘稠深重,凌霄被突然降低的气压震得定在原地,随即清晰地意识到他的校友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这就很值得在意了。生物老师慢慢地转身,面对那只正低着头的小豹子。“对不起,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吧。喻...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九)

结果今天本来说要到场的另一位老师请假了。丁麋昨晚折腾的结果是他现在眼下的一抹青黑——临睡前神经紧张和剧烈运动导致的失眠。现在他直勾勾地盯着绿草地上散羊的孩子们,一副完全不知道应该做什么的样子。

凌霄沉默着瞅瞅他,摘下了肩膀上披着的白大褂,心想还好跟来了,不至于让他和一班学生相对无言。生物老师走到政治老师身边,拍了拍手,让正在自由活动的孩子们集合。“回来啦回来啦,来站个四列方队。”

丁麋好像很感激他的解围,也清清嗓子在一边帮腔。“第一次战斗课,不是让你们出来玩的,都老实点。”

啊,虽然凶了点,但是这么说也行。凌霄想。“有没有之前对这门课研究过的同学?”

先举手的是白御池。她似乎在高...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八)

再说一次是架空!是架空!是架(闭嘴)

不要和任何生活中的规则挂钩哦……!


—————正文是我—————

接下来连续两天,凌霄都没有听过丁麋说起那位叫郑威的前律师同事。丁麋还是像以前那样早出晚归,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可是凌霄有点憋不住了。来者不善,又这么会挑刺儿,还特别选在现在。生物老师抬头看看表,今天又要过去了。最后一堂课下课以后,一定要好好问问那只小豹子。


铃声响起。丁麋从讲桌上拿走了自己的手提包和西服外套,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他就在走廊的转角撞进了凌霄的怀里,砰地一声。

“你他妈——”

“丁麋。”

小豹子捂着被撞痛的...

【原创】小甜饼×1

啊好久不更新了我内心不安……把以前的旧粮拿出来分享一波吧

——————

凌霄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每个人的心都是捧在手里燃烧着的,有一些鲜明如血,有一些炙亮如星,有一些则是黑色的,既不能发光也不能发热。
他看见恋人们互相交换对方的心脏,有一些人捧着对方的心脏如他自己的一样,于是他们依偎着走向远方。有一些接到了却将它掷入泥土,还有一些人交换后觉得不合适,于是互相鞠躬表达歉意后又将心交换回来,再各自走远。
凌霄捧着自己的心,看着它在掌心噗簌跳动,看着它熊熊燃烧,但他不知道这颗沉甸甸的心应该交给谁。它太沉了,他想。如果有一个人肯负担它,那一定很辛苦。
他在人流之中穿行。心脏偶尔会受伤,那很疼,但他是医生,...

诸君这位命锅锅人超级好的。

慈山_命:

这是我加的几个群。
第一个轰出胜o
第二个all出久
第三个死出o

随手扩我叭!w

生病……。
无法呼吸,感觉自己是一条搁浅的鱼张着嘴喘气儿
试图让火烧火燎的鼻腔稍微轻松一点
哇我这条鱼可能还没什么肉的是带鱼【。】
感觉脑子里有一整个鼓乐队在转着圈敲打我的脑仁儿【。】
明天还有三堂课,一瞬间有种想死的心情油然而生
WTF can i 请假 ple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