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原创/耽美】名叫你和我的事(八)

再说一次是架空!是架空!是架(闭嘴)

不要和任何生活中的规则挂钩哦……!


—————正文是我—————

接下来连续两天,凌霄都没有听过丁麋说起那位叫郑威的前律师同事。丁麋还是像以前那样早出晚归,看起来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可是凌霄有点憋不住了。来者不善,又这么会挑刺儿,还特别选在现在。生物老师抬头看看表,今天又要过去了。最后一堂课下课以后,一定要好好问问那只小豹子。

 

铃声响起。丁麋从讲桌上拿走了自己的手提包和西服外套,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算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然后他就在走廊的转角撞进了凌霄的怀里,砰地一声。

“你他妈——”

“丁麋。”

小豹子捂着被撞痛的鼻子刚想原地爆破,就被他打断。凌霄扶着他的肩膀,表情认真严肃。“……有空吗?我想请你去吃个饭。”

“有。”丁麋突然放下了捂着鼻子的手,斩钉截铁。

 

“结果你大张旗鼓把我叫出来就为了问我这个。”一小时后,丁麋玩着叉着牛排的餐叉,回个手把那块汁水丰沛的牛肉小方送进嘴里,然后又低头切下一块,短短的额发随着他切牛排的动作微微地前后晃动着。“他就是个傻(bi——),别管。”

“那天你明显很不高兴。他跟你说了什么?无缘无故给曾经的同事打电话,请你去结婚吗?”凌霄已经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沙拉,又往前稍微倾了些。“怎么可能呢?”

“对啊,怎么可能呢,那种人……”丁麋差点笑出来,又一口牛肉小方下肚以后才抬起他那双因为吃到好吃的而变得亮晶晶的灰眼睛。“他是来找骂的。说我是逃跑了,是不敢再和他竞争——哼。”

凌霄皱皱眉,一脸吃到臭瓜子的表情。“……恕我直言,他是不是有点自我感觉良好。”
前律师给的回答是高脚杯底敦在桌子上的一小声。丁麋又切起了牛排。“啊,他后来又打了电话。说我如果是真心要去当老师,那就应该做出点样子,至少也得有个省优秀教师的名号才行。”

五月。六月,七月放假,八月放假,九月,十月。十月有一次评测。凌霄摸着自己的餐后甜点的小碟子边儿陷入沉思。“……省优啊。……努力一下,也不是不行。”

“我要的不是‘不行’,是一定得行。”小豹子回答。他转过头,看着窗外的街景。生物老师抬起头,看着他的侧脸。

良久,银发男人叹了口气。“我会帮你的。那你要加油了。”

丁麋嗯了一声,把最后一口牛排塞进嘴里,然后从他手里拿走了餐后甜点的小碟子。“不吃别浪费,看着生气。”

 

凌霄说的“努力一下”,是真的需要下很大功夫的。一个普通老师如果想要评上市级的优秀教师,需要准备一次公开课,发表一个论文,还要上交一份自己任课班级的三次优秀市考成绩单。而要升格成省级优秀教师需要的就更多了,公开课替换成“在五个指定学校班级公开试讲”,市考成绩也要替换成省考成绩才行。如果丁麋想要在十月份拿到这个名号,就要在五月、期末和十月的三次省考里让自己的班级出类拔萃。最难的还是那个公开试讲,评级人员的选择范围非常广泛,可能被抽中的班级不只局限于其他异能学院,甚至还会抽中普通人类的学院——这对任何一个新老师都会是一个挑战。生物老师能为他做的其实也非常有限,无非是多让给他一点课时和帮他整理论文材料。剩下的事,还是都得看丁麋自己。

凌霄又叹了口气,喝了口热牛奶又埋头在笔电的屏幕里,试图寻找到一个新的可以当做论文题材的好材料。但他只看了一小会儿,接下来他的注意力就被下方的弹框吸引走了。

一条来自教导主任的消息。时霖时老师一直非常严格,进学校的皮一点的人,无论是学生还是老师,最后都会在他那里被吓出心理阴影从此变乖。凌霄按开了那条消息。

“明天是十班的战斗课。看好丁麋。”

……喔。差点就忘了。

毕竟这个学校,不只是教导学生们学习文化课。新高一的战斗课都是从五月开始的,之后就替换掉所有体育课作为正式的科目存在了。期末考试在能力实操方面也会有相应的考核,不过会按照分级和能力方向来仔细评测。时老师不是不信任丁麋,只是因为小豹子作为新老师从未看过战斗课的上课方式。这也是一种保护。生物老师撇撇嘴,喝干瓷杯里的热牛奶后拿起手机给丁麋搓信息。

“明天小心点,要让你揍你班学生了。”

半分钟后,隔壁传来咚的一声肉体摔下床砸在地板上的闷响。凌霄很不厚道地喷了出来。

丁麋风风火火地冲过来砸门了。凌霄感觉自己再不开门他的屋门就不存在了。“好了好了我开我开——”

“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什么情况!!”小豹子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把还亮着的手机怼到他脸上。“你说!!”

生物老师赶紧侧个身把丁麋让进屋里,省着一会儿他的大嗓门再把别人吵起来。“哎哟我的小祖宗。我就说啊,明天是十班的第一次战斗课,要你做好心理准备。”

丁麋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没有听懂他说的话。凌霄看着他,他看着凌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好半天,小豹子才后知后觉地突然开始结巴。“……什,什么第一次战斗课,什么,没人告诉我。”

“所以我刚刚告诉你了啊。”凌霄还以为他又发现了什么要对他吼叫的问题,松了口气。“其实也不需要紧张,就是和学生们切磋一下。每个班主任都要参加的,虽然会有一个战斗课的专业老师过来指导……”

“什么还要有别人看??”

“所以说你不用紧张,有专业的在呢。”凌霄抬起双手做安抚状,面前的小豹子跟炸了毛一样。“而且不光是他啊,我作为副班主任也要到场……”

丁麋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仿佛凌霄在他面前突然长出了三头六臂青面獠牙。下一秒,小豹子扭头就跑,冲到门前就猛拧门把手。

“哎哎?你去哪儿?怎么——”

“我,我下去跑步锻炼! ”

“所以都说了不用紧张的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