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Sunflowers

精灵兄弟三个淘气包的蠢萌日常。我真的挺喜欢小孩儿,熊孩子除外。♪


————以下正文————


“我和你爹爹出去一趟,你和弟弟妹妹在家。好好呆着不许乱跑,我俩很快就回来了。”

站在门口穿戴整齐的两个精灵低头看着自己的三个小孩子。为首的孩子虽然还小,但露出认真表情的样子却让人莫名觉得可靠。“放心去吧Ada,我会照顾好弟弟妹妹的。”

黑发的精灵轻轻地笑了。他拉着自己的哥哥踏出门去,回手牵过自己那匹漂亮的黑马。“……那小家伙认真的表情倒是像你。”

玦歪歪头,关上了门。在门完全将他们隔离开时,孩子们隐约听到他说了一句“有吗,我可不记得我认真起来时眼睛能那么亮晶晶的像是要策划什么恶作剧……”


Marva叹口气,肩膀也垮下来。“我永远都骗不过父亲。他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

“说得好像你很会撒谎一样。”女孩儿说,随手把手里的巧克力小球向身后一撇,正好被在后面探头探脑的更小的男孩子一口叼住。“我就没看你成功瞒过谁。下次我们玩不要带你了。”

“哦拜托,”最年长的孩子露出了很无奈的表情。“我至少还可以帮你们求情。……Mercury你在干嘛。快把裤子穿上。”

Vassar捂住了眼睛。她身后的小男孩儿一把丢开自己的裤子,高声说了句什么,他腰以下的身体就立刻变化成了小鹿。“求你了哥,我已经很久没这么蹦蹦跳跳的了,都快憋死我了。”

“算我求你了你们俩二货。这里还有个女孩子你们能不能把衣服好好穿上!”女儿愤怒地跺脚,而她的兄长只是过去把地上的裤子捡起来塞在小弟弟怀里。“……拿着,蹦哒够了就在父亲回来之前穿上它,别到处扔。”

“我就知道哥最好了。”弟弟冲着褐发的男孩挤眉弄眼,顺便对着自己的姐姐吐吐舌头。吃了瘪的女孩子把一双葡萄一样的黑眼睛瞪得老大,尖叫着指着自己的弟弟释放了暗影箭。被集火的小男孩灵巧地迈动自己的小鹿腿儿躲开了那些攻击,随后Vassar的暗影箭被一道闪电击散。她很不可置信地扭头看着Marva。“哥哥!”

“别闹,他可是你弟弟。你要拿攻击技能打他?”Marva很无辜地说,抬在半空的食指尖还冒着青烟——他喜欢用闪电魔法,虽然总是会留下青烟这种东西。“他的脾气我以为你已经习惯了。”

女孩儿一时无语。她回头看看自己那头上还顶着一对儿小鹿角,眼睛翠绿的小弟弟,再看看面前一脸认真的哥哥,脚一跺嘴一撅就扭头跑了。

罪魁祸首Mercury这时候才晃晃悠悠地甩着自己的鹿角哒哒地走到他哥哥旁边,挠了挠后脑勺。“……姐她咋了。”

“……她被你气着了。”

“……我干啥了嘛?”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随后一个花瓶破碎的脆响突然就在他们身后响起。两个男孩儿吓了一跳,回头的时候才看到被躲开的某一支暗影箭正正好好炸开了走廊尽头窗台上的一只白瓷瓶。Marva很崩溃地想起爹爹心情好的时候就会拿着那个花瓶擦擦,还会往里灌水插花什么的。

“……哥,这个咋办。”Mercury吓得连嘴里的糖豆都掉了。“……谁打碎的。回来爹爹生气怎么办。”

“……我不知道,Merci。我不知道。”大儿子愣在原地,而远方的厨房门里探出来一个叼着勺子的小黑脑袋。“……你们俩又做什么死了。”

小鹿一样的弟弟蹦了一下整个转过来,指着破碎的花瓶。“这明明是你打碎的。”

“要不是你挑衅我我为什么打你!”

“好了你俩别吵了。”Marva皱着眉,走过去认认真真地看着花瓶。“我们,应该想想怎么把这个花瓶弄好,在爹爹发现之前。”


“哎啊……今天的恶作剧计划又泡汤了。”Mercury叹了口气,他的角上挂了两个小桶,里面装满了透明的胶水。而他的手里还有两块抹布和小刀。“我们还没有把Ada的袍子剪成条条,还没有把皇冠上挂满圣诞小球,还没有在他办公椅上涂胶水,还没有在他那边的被子上施滑溜溜咒……”

“别闹。”她的姐姐正认认真真地捧着一个瓶底,小心地把一个碎片转了个方向按在破口上。“哥,赌不赌。”

“赌什么。”年长的孩子皱着好看的眉毛,持着小刷子认认真真地将胶水涂在瓷瓶的碎片边缘。Vassar挑挑眉毛,将碎片压实。“他什么时候会被爹爹送出去学习?”

大儿子心领神会地哦了一声。“我赌半年。”

“我赌三个月。”女儿狡黠地眨眨眼睛,拿起涂好的另一片碎片。“父亲不会憋很久的。”

“两袋巧克力味的小熊饼干。就这么定了。”褐发的孩子笑笑,伸手去小桶里又蘸了点儿胶水。

孩子们心灵手巧的程度在叽叽喳喳的胡扯中在花瓶身上得到了证明。在他们从有的时候早上起来为什么只有Ada去拿饭讨论到晚上偶尔会在爹爹卧室门口碰到高等结界,从奇妙的屋子里到处都有的透明玻璃水管讨论到天台的空中花园,说着说着的功夫,一个裂纹花瓶就重新出现在了窗台上。

三个孩子站成一排,双手抱臂,同时露出了审视的表情。

“你觉得爹爹能发现么。”首先说话的是大儿子。

“爹爹又不瞎。”接着他话茬的是女儿。

“那我们怎么办。”小儿子的头上依旧挂着桶,嘴角还有饼干渣。

大儿子挠挠头。他看看花瓶,再抬头看看窗外。“……父亲还没有教过我们修复物品的魔法。他说那个魔法用不好了会非常可怕。”

还没有学会多少魔法的小儿子自顾自地嚼着手指饼,扭头看看哥哥再看看姐姐,决定不参与话题。

倒是Vassar突然盯着花瓶开始出神了。Marva看着她,轻轻戳了戳。“……有想到什么吗。”

Vassar一下子回过头看了看走廊另一边的尽头,再看看这个裂纹花瓶。然后她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哥哥。“……我有主意了。”

——————

“快点儿Mercury!”

“着什么急!”

小鹿一样的儿子正在父亲的花园里蹦蹦跳跳地满头大汗地催生一片向日葵。而他木精灵的哥哥正在有条不紊地收获另一片地上长好的花朵。“你姐姐真是个天才Mercy。她居然能想到这一点。”

“插了花朵之后在意的就不是瓶子本身而是瓶子整体的美感,还真有她的。”小儿子笑起来。这个季节,能获得的鲜花并不多,家里只能找到矮种葵花籽和满天星,他们不得已只能选择催生这两种植物来快速获得花朵。而且为了防止突兀,他们得把整栋房子里所有的花瓶都插上花。Vassar突然出现在树下的阴影里,她的暗影魔法天赋简直和绝如出一辙。“快点,新的花。”

Marva就把手里的花朵递了过去,女孩儿接过来就再次影遁到大屋子里去了。她负责在房间里插花,因为她实在不相信两个男孩子的美感和眼光。

太阳西沉了。两个男孩子终于结束了劳作,将最后一捧花送到二女儿手里。

三个孩子一起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小儿子甚至连变回来的力气都不剩下。他们看着整个屋子里漂亮的插花,满足地叹口气。

“……这样好像也不错,哥。”Mercury闭上眼睛,过多使用天赋已经让他疲惫不堪。“我还是觉得……应该给爹爹和爸爸留道歉的字条儿……”

“……你可算是说了句人话,Mercy。”Vassar轻声说。她的裙子上除了胶水印就是缎带丝,还有花瓣和草汁,总之彻底毁了。Marva的长衬衫也没好到哪里去。“……可是我已经没力气想句子了。”

大儿子从自己的弟弟妹妹中间爬起来,拖了个小毯子过来给两个人盖好。“字条儿的事交给我,你俩睡一下吧。父亲不会揍我们的,肯定不会。”


——————

绝看看手里的字条,看看走廊尽头还插着花的裂纹白瓷瓶,再看看长沙发上拱在一起睡得正香的三个小泥孩儿,忍不住就笑了。“……哥哥。你看他们干的好事。”

“我看到了。”统领走过来,手里拿着还没收起来的小刷子小胶水桶。“……真是一群小淘包。”

“打碎了那个花瓶我是挺遗憾的……那毕竟是月光瓷。”黑发的精灵轻声说,目光放远投在那些灿烂的向日葵插花上。“……但是我总觉得现在它的样子更漂亮了。”

玦笑了。他轻轻念了句什么,被胶水粘合的缝隙就突然合在了一起,只留下冰裂纹的样子。“……是吗。我也很喜欢呢。”

绝俯下身,把孩子们抱起来,眼里盛着的都是温暖的爱意。“……我喜欢恶作剧,哥哥。”

“当然。如果都是如此的话。”


哦,顺带一句,最后赢了两袋小熊饼干的是他们的父亲。他只花了一个月就把占着弟弟不放的小儿子打发走了。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