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Fairy Tale

把微博上发的再拿来这里发一次好了……全更完大概会发去论坛,嗯

脑子被鱼尾巴抽了才得了这脑洞,谢谢大家对番外一樱桃礁领主花京院的故事的喜欢QwQ

——————以下正文——————

(一)


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有一颗叫做JOJO的奇妙星球。星球上只有一片大陆和一个海洋,分别叫做星尘大陆和石之海。大陆上生活着一群勤劳勇敢的人民,他们说同一种语言,效忠于同一位超越所有凡人的国王,大家也就用这位名叫荒木的国王的姓氏去称呼这座覆盖整个大陆的王国——布兰度。

石之海中也存在着一个王国。掌管着王国的生命并不是什么平常的鱼类或者软体动物甲壳动物节肢动物,在地球的文化里我们更愿意称呼这些美丽强大的生物为人鱼。掌管这个人鱼国家的乔斯达一族更是人鱼中的佼佼者(国王和掌管军队的大皇子的身长甚至能达到195厘米),而我们的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两座超级王国之间。


作为一个天生具有神奇力量的种族,每到海滨遇到夜晚的暴雨的时候,成年的人鱼们都可以幻化成人的样子上岸去试探海滨的居民。一旦发现那居民是个邪恶凶狠内心阴暗的人,为了防止他破坏海滨的安全,人鱼一族都会在当晚杀掉他并丢到沙滩上,这样人类们就会以为那人只是个被暴雨杀死的倒霉蛋。如果人鱼们遇到的是善良大方的人类,第二天破晓前离开时他们就会留给他海洋里的珍宝作为奖励。而其中最珍贵的奖励就是,送给这人类人鱼的身份,带他去海洋生活。传说如果那人类没有亲口说出我愿意跟你走这样意思的话,那人鱼是无法带走他的。现在乔斯达国中的樱桃礁领主花京院和大法官西撒,就是通过了人鱼的试炼期,接受了这礼物,喝下魔药变为人鱼的人。

这样违反自然规律的行为当然要被约束。人鱼一族里的铁律,如果那人类在试炼期间做了任何违反道德的事,那人鱼就必须亲手杀掉他。

——打破铁律的人鱼的死刑由大法官西撒执行,他会让那人鱼化为一串泡沫。

人类和人鱼也就这样相对平稳地生活着,一过就是百年。


一天早上,布兰度王国的皇家海港驶出了一艘华丽的大船。明黄色的船身上装饰有亮绿色的爱心,站在船头撑着栏杆的年轻人一身黑披风,华丽的衣饰和身后众多的仆人都显示了他的身份——迪奥,年轻的王子,几个月前刚刚成年。

“迪奥殿下。”

王子皱着眉毛回头。“瓦尼拉。”

被叫到名字的人把一把纯黑色的大伞打开,撑在王子头上。“非常抱歉,刚才一时找不到这把伞了。”

“下次别叫别人收伞懂吗?”

“是。”

迪奥稍稍侧过头看了看藕荷色长发的忠心仆人,没再多说什么。有着一头像太阳一样灿烂的金发却意外地讨厌太阳,王子的皮肤也因这个躲着太阳的习性变得异常白皙,温度也比平常人要低。瓦尼拉很清楚这几分钟在太阳下的暴晒让王子十分不满。

“迪奥殿下,航线是?”掌舵的士兵小心地问询,金发的王子非常流畅地从金色刺绣的上衣终抽出一份布卷。“按上面的航线开,就算不在国定航线上也不要再来问我二次确认……但是如果你们开错了我会察觉的。明白了吗?”

“明白!”

瓦尼拉看着面前年轻气盛的王子殿下再看看面前一片碧蓝的大海,默默地把伞又往太阳的方向挡了挡。


不远的地方,一双海蓝色的眼睛正在礁石后面盯着王子的方向。有海鸥落在那人深蓝色的柔软短发上,但那视线依然没有离开一丝一毫,依旧直指着那个桀骜不驯的金脑袋。

“王子王子跟我们玩啊,为什么盯着那个人类看个没完。”

海鸥叽叽喳喳地抗议,被称作王子的人鱼才把视线挪开。“啊,对不起……没见过这个人类呢,似乎不是附近的渔民?”

“他叫迪奥,是人类的王子,可是跟乔纳森殿下你不一样,他脾气可坏了从来不给我们东西吃。”一只海鸥扑啦啦在他面前的礁石上落下来。“哎呀既然是您的假期就不要在意没用的东西啊乔纳森殿下,我们给您带来的巧克力都快化掉了……”

“好好,特意为我带巧克力来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说着乔纳森露出开心的笑容,无意地再次向那金脑袋所在的方向瞟了一眼。“那快带我去……?”

海鸥叽叽喳喳地腾空而起,飞在海面上为年轻的人鱼指路。乔纳森跃出海面,宝蓝色的光滑鱼尾在空中划出一道银色的水弧,随后那青白色的尾尖重新消失在海水里,人鱼在水下追着海鸥飞快地向远处游走。


海洋的天气从来就不是人类能准确预测的。

很不幸的,迪奥王子的船队在下午遇上了海上的龙卷风。作为刚成年没两天的人鱼,乔纳森在几海里之外吃着巧克力时感觉到了这异变,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非去看看不可,于是他匆匆和海鸥朋友道了别,重新钻到海中朝着那片墨色的云团赶去。

“上来……”他把自己叫做丹尼的珍珠贝宠物夹在自己肩膀的短披风上,接着深呼吸,把手伸向身后的海水。

“山吹色波纹疾走!”


他利用这力量在二十分钟内冲到了暴雨云团之下,可还是有点晚了。满海面都飘着破碎的木板和箱子,乔纳森钻出海水时暴雨仍毫不留情地从云端倾倒下来,华美的船只被摧毁殆尽,年轻的人类王子也不知去向。

乔纳森露出哀伤的表情。这是第一次看到和自己差不多大的人类呢,还同为王子,说不定能和自己成为好朋友……可是现在……


等等,那边那团金黄色的是什么?

乔纳森顶着暴雨向海浪上若隐若现的黄色靠近。越游越近时他看清了,那就是白天看到的那个王子,只不过现在已经趴在箱子上失去意识了。

事不宜迟,不快点救他的话他会死的。年轻的人鱼王子抓起迪奥的衣领就拖到了背上,以最快的速度向最近的海岸线游去。

(二)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年轻的乔纳森王子在历经千辛万苦把迪奥背到最近的岸上时那人类仍是昏迷着的,而且赶上了那海岸夜晚的暴雨。

乔纳森第一次上岸就必须背着个人在暴雨中进行走路的练习,不用说都知道这要有多困难。把小小的珍珠蚌安顿在相对安稳的地方,人鱼王子先花了点时间学会自己站起来自己走路,然后才连拖带拽地把迪奥从椰子树下扯走。

不远的地方就有个废弃的教堂。乔纳森调整了一下姿势——他一开始是把迪奥拖着的,现在改用两手把他抱在怀里拽着走——向那栋破败的房子进发。

有个地方呆总好过没有。乔纳森想着,费力地用极不绅士的姿势一脚踢开虚掩着的木门,把手上的金发人类丢在稻草堆上。

“……真沉啊,迪奥王子。”乔纳森说着,一屁股在人类旁边坐下来,边抹掉脸上残存的雨水边左转右转地查看目前他们所在的这个小教堂。人类的东西虽不及人鱼的精致,但是却别有种淳朴简单的美感。如果像皇宫那样在……

“唔……”

身边人发出的微弱声音把乔纳森的注意力从头上的横梁上拉回。他看着面前浑身湿透的人类,发现他的脸有点轻微的发红。

……花京院领主曾经说过,人类会因为过多接触冷水而发热,生起病来,但是大多数人类都会很快好起来。

人鱼把手放在人类的额头上,觉得他的体温有点不正常。之前刚捞起来时并没有这么热?

面前的人很明显地皱皱眉头往乔纳森的方向不自觉地侧了侧。乔纳森看看自己又看看周围,甚至站起来绕着这教堂前前后后跑了一圈,都没有发现能给他保温的干爽布料……自己这件也是全湿的。他看看干草堆,决定生一堆火。

但就在他探身去迪奥头顶拿没被打湿的干草时,他的衣服被金发的人类毫无预兆的抓住了。

“……冷……”

迪奥往自己的方向拉扯乔纳森,后者本就重心不稳,再叫他这么一扯直接趴在那个年轻的人类王子身上了。

“……喂,放开我啊,我给你生堆火或许你会感觉会好些……?迪奥?”

乔纳森试图去叫醒被自己压着的迪奥,可惜这没有用。迪奥似乎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东西比自己皮肤的表面温度高,硬是扯着那东西往自己脸上贴。很不幸的,他扯着的布料是乔纳森的衣领,硬往自己脸上贴的是乔纳森的脸。

乔纳森就这么非常意外的贴上了那个金发人类的脸。更确切的说,是没反应过来之前嘴唇先压上那发热的皮肤了,反应过来之后非常艰难地把脸侧开才变成现在这样脸贴脸的情况。

……对方是病人,乔纳森。你不能动手揍他一拳再把他推到一边去。他现在能感到稍微凉快一点是因为你的体温比他低。你就委屈下帮帮他,这才是绅士该做的。

乔纳森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放弃了手肘撑在草堆上把身体尽量撑离他的尝试,整个趴了上去。人类王子似乎为终于有了个什么东西盖着而感到满足,轻轻皱了皱眉毛就不再挪动了。

——也不管你盖在身上的究竟是个什么吗!乔纳森在心里叹口气。看来就这样今晚他是睡不着了。

……但是明早日出前必须走才行,他再次看看面前近在咫尺的人类,艰难地伸出只手,把对方黏在额头上的金发捋到后面。

两个人就这么保持着你摞着我我拽着你的姿势横在干草堆上。迪奥是何时伸出手箍住他的?乔纳森困得迷迷糊糊的象征性挣扎两下,结果就是那人类死死地揪着他转了个身,两个人就变成了侧躺。

“……wryyyyy……”迪奥咕哝着,把金色的脑袋向下挪挪往乔纳森的颈窝里一扎,还无意识地轻轻蹭蹭。

这下子乔纳森彻底清醒了。那个人类吐出的热气直接就喷在他的脖颈,年轻的王子全身都僵硬了。迪奥似乎还睡得很香。

不过……这也算他第一次和家人之外的人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呢。乔纳森想着,稍稍放松了点。能帮到他就最好了吧?

可是大概要这样一直呆到天亮了。人鱼王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简直跟被骚扰毫无二致了,只是想着明早要怎么通知人类王子的亲卫队。

啊啊,嫌外面不够冷吗,还把手伸进来。乔纳森感觉后腰上有个温热的触感,稍稍皱了皱眉。


几个小时之后,先醒来的是人类王子。我们亲爱的人鱼乔纳森,还是因为太累了而睡过去了。他应该感谢现在还没到破晓的时候。

迪奥震惊地看着面前被无限放大的另一个人的脸,随后猛发力一把推开了深蓝色头发的年轻人。

“……唔……怎么……”揉着睡眼从草堆上醒来的人鱼在看清那个金发的人的表情时再次体验了瞬间清醒的滋味。“呜啊啊啊!”

“……你叫什么,该叫的是我才对!”迪奥一翻身从草堆上坐起来,只觉得满头的黑线。“我不是应该在船上吗,怎么……”

乔纳森看着人类的脸色越来越差。最后那人抬起头来直盯着他:“你救了我。”

“……呃,是的,可是很可惜你的一船上只有你一个活下来……”乔纳森被他盯得有点毛,就开口解释。迪奥开口打断了他。“刚才那个……那个姿势,是怎么回事。”

还有点鼻音呢王子殿下,乔纳森把这句话咽回去,换了句话来说。“……我也……其实是您自己……我只是保持呆着不动……”

迪奥的脸已经可以阴沉得滴下水来了。而乔纳森暗暗觉得留给他的时间不够了,破晓马上就要来临了。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是人鱼。

人类王子一言不发的看着面前同龄的青年哎呀了一声从干草堆上一跃而起。“……对,对不起王子陛下,我大概得走了,家人一定在找我。”那人把衣服扯一扯对自己行了个颇为标准的礼。“我会尽量把您的消息送给亲卫队,所以请您尽量不要外出,已经生病的话最好不要四处走动。”

说着那人抬起头看向他,青色的眼睛干净明亮,让他忍不住联想起王城上方晴朗天空的样子。在对方转头即将离开破旧教堂的时候,年轻的王子开口叫住了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

有着漂亮青眸的青年匆匆回头,给了他一个微笑。“乔纳森,或者您可以称我为JOJO。”

说着完对方就跑开了,消失在破损的门扉边。迪奥看着门口,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掌,一直冷硬的红眸第一次显出不一样的光彩。

JOJO,有趣的家伙,就是……显得有点蠢。

也好,那就等我回王城……再来找找你吧,JOJO。


还好自己有把迪奥那家伙的黑披风提前扯下来丢在门边,要么乔纳森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在破晓之前送出消息。他花了点时间拜托了几只海鸥让它们找几个伙伴把它挂在教堂顶,自己则以最快的速度向海边冲去,并在破晓之前成功扑进了海水里。

自己那只珍珠贝正微微地一开一合等待着他回来。乔纳森游过去把它捧起来,声音里都是开心。

“丹尼,他似乎不讨厌我呢,我是说那个人类王子,我们大概能成为很好的朋友了吧?”

丹尼不能说话,只是把两个壳咔哒咔哒地合上几次作为回应。人鱼并没有为不能明白它的意思而感到不快。“是吗,你也这么想的吗丹尼?”

又是咔哒咔哒几声。人鱼捧着那个珍珠贝在海里开心地转了两圈,直到躲在暗处看着人类护卫队大呼小叫的跑向那个教堂时才一甩尾巴游回深海。

乔纳森的表情慢慢变得严肃。他又对自己怀里那不会说话的珍珠贝开口说话,但这在这片空旷的海域里看起来更像是自言自语。“……花京院领主曾经告诉我,人类是很容易忘记的生物。如果下一次我登上岸时时间隔得太久,他会不会就这么忘了我啊。”

“……不行啊,丹尼。只是暴雨才能上岸的话,那个心高气傲的家伙大概早把我忘了吧?”

“我有点想,上岸去呢,丹尼。”

他似乎忽略了丹尼猛一下变的频繁的咔哒咔哒,仍笔直的游向海底人鱼的王城。


但回到海底的孤单并没有因为这一次他和迪奥的相遇而减轻,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严重。打定主意的小王子几乎是没人能劝住的,更别提他这次的目的是要去岸上看望新交的朋友。

他可不想一直就那么一个人。每天看着西撒大法官和二哥乔瑟夫打打闹闹说说笑笑,乔纳森在羡慕的同时也有点轻微的嫉妒和失落。为什么自己没有个这样的朋友啊。幼时的好友艾莉娜早早就搬离了王城边,连他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这么一想,乔纳森更想上岸去了。

不能让迪奥也走掉,这样自己就真的要孤单很久了。


他知道哪里能让他上岸行走。

樱桃礁东南边生长着密密的巨型海藻,那片海藻林被人鱼们称为“热情”。因为每到正午或是满月,原本绿得几乎黑色的海藻就会变成通体的金黄,像是在庆祝什么。

而那里隐藏着一个神秘的魔法师,他配出的某种药剂据说就是当年让人类的花京院和西撒变为人鱼的那种魔药。

这次,也大概能让他配出功效相反的药剂给自己吧?乔纳森这样想着,几天之后的满月,他趁着王城夜晚巡逻的某个漏洞,偷偷地跑了出去。


金黄的海藻在洞口外随着海流轻轻晃动,门口巨石上坐着的拥有鲜红色尾尖的人鱼非常不雅观的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他鱼尾的风格并不像别人那样柔和,靛蓝色的侧鳍上尾鳍上几个被划开的深深痕迹显示了这人鱼至少经过几次殊死搏斗。

“米斯达,无聊了?”

被叫到名字的人鱼懒洋洋地回头望向洞里,腰间别着的左轮手枪闪着金属特有的冷冽光辉。“是啊是啊,我可不像你,能抱着那个玻璃球一坐坐一天。你要是让我那么做还不如直接杀了我,乔鲁诺。”

“那把你扔进海月水母*群里呢?”拥有金色头发的人鱼缓缓甩动紫色的鱼尾,渐变成白色的尾尖带着气泡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米斯达翻了个白眼。“不,别了,这比杀了我还难受。”

乔鲁诺嗤嗤地笑起来,手里抱着的水晶球在他的手中闪现不同颜色的微光。“那换一个,让你看看有趣的东西如何?”

这次米斯达终于动起来了。几下游到金发的魔法师身边,戴着帽子的人鱼探身向那个球体。

“你看,挺有趣的吧。”乔鲁诺指着金色的“热情”中那个深蓝色的影子对米斯达说,后者已经挑高了一边眉梢。“而且我向你保证,以后会更加有意思。”

“我不否认。”米斯达耸耸肩。


*注:海月水母,全身透明,头部有类似四叶草的白色图案。无论到哪里都讨厌4这个数字的米斯达wwww


【番外2,大法官西撒的故事


西撒坐在海滨的某个木制码头上,嘴里叼着根细细的草叶,远远眺望海天相接的地方橘红色的灿烂晚霞。

……有点无聊呢。金发的英俊男子将草叶从嘴里拽下,随意向海里一丢。

刚下过雨又刚好赶上晚饭的时间,美丽的小姐们都回到家里去了。

家里的弟弟妹妹也不愁照顾,等等太阳完全落下去就到镇上的酒馆呆着好了。

不远处一声碰撞吸引了他的视线。扭头看去,他并没有发现有其他人在,那里的几条木船都好端端的在港口里停泊着。

谢皮利家的长子还是打算亲自过去看看。可刚等他起身,那个发出声音的家伙就自己冒出来了。

“噗哈!”

栗色的四处乱翘的头发,面前的年轻人只有胸口往上的部分是可见的,以下的部分都隐没在两船之间的阴影里。西撒走近了点,居高临下地看着泡在海水里的年轻人。看起来比自己小啊,那家伙。

年轻人甩甩头上的水,终于正视了站在岸上的西撒。“哈罗!”他说,湿透的不明面料的双色围巾贴在他的身上。“哎呀眼神并不友好嘛,我怎么了吗?”

“你首先得解释一下,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两条船之间。”西撒双手环胸,对青年的套近乎不为所动。那青年挠挠脑袋。“对不起啊我算错距离了,本来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那你能解释下你在干什么吗?”西撒再次提问。原本他没有在这附近听到或是看到任何人跳下水,这家伙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啊,在练习潜泳。”青年毫不在意的把船帮上一只爬来爬去的小螃蟹扯下来随手丢进身后的海水里。

西撒看了他一会儿,决定不去理会他,转身想要离开。身后的青年却叫住了他:“哎……请问一下,镇上那个有名的从前是混混后来成为法律学优等生的西撒家在哪里?”

西撒定在原地,随后缓缓的,缓缓的回头盯着面前仍旧卡在自家两条木船里的栗色头发的青年。“……你找他做什么。”

青年眨巴眨巴深绿色的眼睛,显然被他身边瞬间将到零下的空气吓到。“呃,没什么,只是想去拜访一下就法律相关的事情讨论讨论……”

“他可不接受像你这种头发里还缠着金鱼藻的乡巴佬客人呢。”说着,西撒干脆的回头打算一走了之。身后传来那个青年的声音。

“那好,你不告诉我自己去找,告诉那个叫西撒的,我乔瑟夫一定会登门拜访的!”

随后扑通一声,西撒回头,发现那男子已经重新潜回水下了。

乔瑟夫,有意思。那好,我就等着你。谢皮利家的长子想着,嘴角逸出一个略显锋利的微笑。看你能跟我谈几分钟。

(三)

年轻的乔纳森对于自己左手里金黄色的液体实在没什么信心,不过他只有这一个办法了。他回头看看自己刚刚所在的洞穴又看看右手里装饰有深蓝色水晶的项链,默默地吞咽一下,仰头向海面游去。


“欢迎,王子殿下。”

刚刚摸到洞穴边缘的人鱼就听到了客气的招呼声。他探着头向洞穴里面瞄了一眼,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在此隐居的人鱼巫师。

好年轻啊,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呢……?乔纳森打量着面前金发的人鱼,心里这样想着。那给西撒法官和花京院领主配魔药的人是哪位呢……?

“呃,我是来找,巫师乔鲁诺的……请问……”

“他就是。”一个一直侧躺在洞穴更深处巨石上的人鱼打断了乔纳森的问话。带着帽子的人鱼回头看着他,漆黑的瞳仁紧紧盯着王子深蓝色的眼睛。“我都不知道他究竟来自哪里又究竟有多大年纪了,不过法官和领主的魔药确实是他亲手配的。”

乔纳森再次把视线转向面前礼貌地微笑着的金发人鱼。“好……好年轻……”

乔鲁诺笑笑,手指轻轻在水晶球上滑动。“谢谢。那让我猜猜,王子殿下……来这里是要请我帮什么忙呢?”

巫师再次抚摸自己手中的水晶球。“……或者我该说,为了哪种魔药而来呢……?”

乔纳森低下头,像是在认真确认什么。“请帮我,”他最后说,抬起头来直视着面貌英俊的巫师。“我想去陆地上生活一段时间,寻找我的朋友。”

“你确定吗?”乔鲁诺对着他歪歪头。“人鱼如果不跟从暴雨的脚步而登上灼热的陆地就会违反人鱼的铁律,你确定你想要承受随之而来的惩罚吗?”

“那乔瑟夫他……”

“乔瑟夫没有踏上陆地。”金发的巫师打断了他。乔纳森的表情很坚定。“我已经决定要去找他了,请你帮助我登上陆地吧,拜托了。”

“那么就如你所愿吧,年轻的王子。”乔鲁诺转了个身走向洞穴后方的石室。在他进入那石室的瞬间,墙壁上挂着的螺壳火把全部亮起了幽幽的蓝光。“请记住,上岸后你就是个普通的人类,就算你有再过人的水性也只是个人类。一旦暴露了自己人鱼的身份,而且没有真心认可你的人类去接纳你,你就会在一天一夜后变回人鱼。”

“如果你找到了想要试炼的人类,一旦他在你的试炼期犯了罪,你就必须亲手杀了他然后在一小时内返回海洋。如果没有这么做,你就会被西撒变成水泡,灵魂也会随着水泡一同破灭。”

“不要把除你之外的人鱼国的生物带上岸。如果你不小心让他或者它死掉了,请自己承担责任。”

“如果想回来海洋,请把这颗蓝水晶含在嘴中,沉入海水。”

“如果都记清楚了,”乔鲁诺再次转过身时,手上已经多了一瓶金黄色的液体。“它就是你的了。喝下它就会马上起效。如果不想喝可以不喝,你也可以选择在认真考虑完毕后再去喝。毕竟我的魔药,没有保质期。”

乔鲁诺和另一条人鱼笑起来。乔纳森点点头,接过了那液体。“我记住了。我已经打定主意要上岸了,谢谢你的忠告,乔鲁诺。”

“愿黄金精神伴随你的旅程。”巫师说。“顺便这是我的卫士米斯达,我们会诚挚地期待您平安返回深海的。”

乔纳森再次道了谢,扭头游出了巫师的洞穴。


乔纳森特地挑选了初次把迪奥搬上岸的那个海滩作为登陆地点。他带着丹尼一路游到了那海滩角落椰树下的阴影里。

“丹尼,我要上岸去了。”乔纳森小声对手中的珍珠蚌说,无视了丹尼的抗议般频繁的咔哒咔哒。“我暂时没办法带你去,但是我答应你,如果你想跟着我,三天后我一定找到合适的容器来把你带走。如果你不想跟着我也可以,回人鱼国的路上一路小心,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丹尼自知无法劝动主人,只好乖乖闭壳。乔纳森把它放在两块巨大礁石之间的阴影里,自己拿起了金色的魔药。“祝我好运,丹尼。”

他拔开盖子,一仰头把那魔药尽数吞入喉中。


一种奇妙的沉重感袭向他。尾巴变得越来越重,耳朵也异常的发热,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手也抬不起来。乔纳森在麻木和灼热带来的晕眩中尽力保持清醒。不知过了多久,灼热的感觉终于退去,各种感觉重新回到身上,人鱼王子才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人类。

就在这时,他才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

自己,完全不知道,迪奥的位置。

而且,钱,要怎么办?

“快看!那里有个人!”

“快过去看看!”

乔纳森赶快抬起头来四处看看,只见远处几个侍卫模样的人正急急忙忙向自己跑来。他下意识地想躲开,那几个人大呼小叫地制止了他。

“不许动!呆在原地!”

乔纳森只好乖乖站住。其中为首模样的人跑近后从身上摸出一份公文,对着公文又上上下下地看了乔纳森好几眼,最后才对身后的几个人一挥手下了命令:“就是他!带走!”

“等,等等?”人鱼王子被卫士从水里架出来时只觉得很委屈。自己才刚上岸啊,怎么就要被士兵带走了?“我怎么了吗?请至少告诉我我究竟犯了什么错?”

“你犯了什么错?不,我们也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为首的把公文往兜里一揣,随意耸耸肩。“王子的命令,一定要在这沿岸10个村子里找到深蓝色头发深蓝色眼睛的跟他差不多大的男性公民,你目前是第五个,不知道他今天能不能选上你。”

“选上我?今天?”乔纳森问道。“王城离得不远?”

“不,我们这儿和王城可离得远着去了。”他摆摆手示意卫兵把乔纳森带走。“王子从被人救上来的那天就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小村子,而他今天就要查看这几个搜来的人了。”


迪奥这家伙,绝对该好好教训一下了。哪有这样无缘无故收押自己王国子民的,太过分了。当乔纳森被推入城镇大厅最里面的房间时,屋里另外四个深蓝色头发的少年正衣衫褴褛地站在墙边站成一排。

……这绝对是当囚犯了吧!乔纳森心想,四处看看,也没有看到那个全身黄灿灿的家伙,屋子里除了卫兵和那四个可怜的少年就是好几个奇装异服的侍者了。


“王子陛下驾到!”

说曹操,曹操到。乔纳森带着明显的不满勉勉强强地给正走进房间里来的趾高气昂的人类王子行了个礼,心里还在为了那几个无辜的少年打抱不平。

“都把头抬起来,王国的居民们。”迪奥的声音却意外地温和。“是谁把你们像囚犯一样对待?我一定要惩罚他们。”

乔纳森乖乖抬起头来。毕竟那家伙是王子,而现在自己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他看到迪奥正微笑着一个人一个人地查看着,那笑容甚至可以称得上亲切。

他站在了自己的对面。迪奥的眼睛瞬间睁大了,然后又立刻恢复了原样。他一把拽起乔纳森的左手,转过去对整个屋子里的人大声宣布。

“我找到了救我的人,终于。”他说。“我决定要带他去王城,今后他就陪我读书陪我进餐或者陪我做其他什么事。你们都要,像我一样尊重他。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我终于找到你了,JOJO。以后就跟着迪奥我吧,我们从今起就是朋友了。”

乔纳森看着正笑眯眯地拉着自己的迪奥,不知道为什么脑中响起一阵警报。

想多了吧,有个朋友不是很好吗,乔纳森想着,也回了对方一个微笑。


【番外2,大法官西撒的故事,续

西撒死都没想到,三天后暴雨的晚上,那个满头棕毛到处乱翘的家伙居然真的敲响了自己的家门。

“你就是西撒啊,”那人顶着大暴雨还一脸傻笑地站在自己家门前,齐贝林家的长子立刻就觉得这人绝对需要继续治疗。“脾气很不好嘛!”

“知道了还要来找我吗?”西撒完全没有要让他进门的意思,反而双手环胸堵在门前。“我家不接受你这种乡巴佬的造访。”

“你叫我乡巴佬啊。”乔瑟夫随意捋了把自己乱乱的头发。“而我倒是打听到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品行优良的好孩子呢,花花公子。”

“你懂什么,不让美丽的小姐们感到孤单寂寞才是一名合格的绅士该做的事呢。”西撒皱了眉。他从来没有跟哪个他不喜欢的的人说这么多的话。要是换做以前……

要是换做以前,他早就一扳手招呼过去了。

“哦?”乔瑟夫的眉毛快挑到天上去了。“而把远道而来的客人堵在门口淋雨也是一名合格绅士该做的事喽?等等!你的下一话是:‘我没有堵你的门,你不进来罢了。’”

“我没有堵你的……”

西撒的脸黑成一块墨条。他向左边错开一步,把门口让出来。“那就请进,远 道 而 来 的 客 人。”

完全无视西撒一字一顿咬着后槽牙的邀请,乔瑟夫大大方方地横进屋子里,把湿透的鞋子丢在门口,光脚在光滑的地板上踩出一串晶晶亮透心凉的湿脚印。

……我一定会找机会杀了他。


事实证明西撒并没有找到机会。无论他用法律学的任何问题问他,那不知从哪里来的客人都能很快回答出来。西撒当然不死心,结果两人的谈话就从预计的10分钟变成了4个小时,直到半夜。那家伙的脑筋非常好使,他玩世不恭的作风大概跟他的性格有关。正当西撒想着一些跟对话完全无关的问题的时候,乔瑟夫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没事吧,等着我给你拿点喝的过来。”大概是从小照顾弟弟妹妹养成的习惯,也大概是因为他原本的特质,西撒边说边起身向厨房走去,乔瑟夫直接傻愣在沙发上。直到金发的男人端了两杯热咖啡重新出现在自己面前,乔瑟夫才回过神来。

“哎,我说。”乔瑟夫嘻嘻嘻地裹在柔软的毛毯里,冲着西撒展示自己晶亮的牙板。“你该不会是对我有好感了才这么对待我吧,一开始并不给我好脸色看的西撒同志?”

正在帮乔瑟夫烘衣服的人手一抖,差点没把衣服直接丢进炉火里。“少自作多情,只是可怜你而已。”

“如果是可怜的话,我刚进门的样子更可怜不是吗?”

“啰嗦。”

……他说的好像没错。西撒不理他,扭头继续对着手里的湿衣服。乔瑟夫这家伙……

“……喂,你,今晚这么晚了就不要回去了,我家还有多余的房间可以给你睡。”

“算啦,我回家还有事呢。”乔瑟夫两口喝干手里的咖啡,动动腿脚从沙发和毛毯组成的柔软小窝里出来。“衣服差不多就行啦,我要回去啦西~撒~”

“喂,你确定没问题吗?”西撒把手里半干的衣服递过去让对方穿上。“那你执意要走的话,门口那把黑伞你带走。”

乔瑟夫似乎有片刻的犹豫,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原样。“那就谢啦,西撒酱~”

…………这家伙。西撒又感觉有几条黑线爬下额头。

目送棕发的男人撑开伞走进雨里,西撒喊住了他。

“……喂,乔瑟夫。”

“哦呀,今晚第一次完整叫我名字啊,值得纪念,等等我写下来。”乔瑟夫边说边回头看他,还作势要掏本子。“开玩笑的啦,什么事啊西撒酱?”

西撒再次花了一秒钟消化他对自己亲昵的称呼。“……你家,在哪里?”

“我家啊,”乔瑟夫一手叉腰,另一手举着伞。“普罗芬达斯的伊恩阿古阿斯,没听过就是你土鳖了哟西撒酱~”

齐贝林家的长子,就在自己再次消化他那对自己亲昵称呼的一秒钟里,弄丢了本应在自己视线里的乔瑟夫。他的面前,只是一条被雨水打湿的沿海街道,以及墨黑色的翻滚着的浩瀚海洋。


【依旧两个都是TBC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