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 精灵语练习中,小写手正双修。胜出卡亲妈

【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无需言说(完)

_(:3 ……

苍天之喵骑士_叉西:

标题:无需言说

配对: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粮食向)

简介:他们相识相交,转眼已然数年,他们相互并不知根知底,却也能猜得出对方的心思,只是有时候,一切,不必言说。

提示:当初开始写的时候国际服也才2.55,而我又是国服的玩家。

  冒然写这篇是因为从鸟儿那里知道了艾默里克和埃斯蒂尼安原来是“老朋友”的设定,吃下了这对的安利!

  还录了艾默里克介绍埃斯蒂尼安那一幕的动画加了字幕给我看。于是就忍不住开始写这篇了。

  那时候因为官方还没有给出设定,所以我写了他俩的初遇,现在苍天之秘话已经给出了正式的初遇,于是那一段也就舍弃不用了。

  因为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以及尼德霍格相互之间的关系,我也已经写了好几篇了,都可以联系在一起,所以决定填了这个坑。

  虽然是填坑,但是其实只是改写了一下,舍弃初遇,增加了他们两人之间的互动。并且给了一个简短的收尾。

   旧的初遇和曾经一瞬间的黑化脑洞我就放在最后,因为我个人还是挺喜欢那样的初遇的。

  (因为是改写,如果还有不通顺或者没有改过来的地方还望指出)

  时间:2015-5-11~2015-9-30

“你留下来,是因为你很好奇,光之战士。”四下无人之际,艾默里克笑着开口,他站起身,来到结着霜花的窗边,他呼出的热气在上面弥满开一层水汽,但是却无法融化窗外的风雪。他所注视的是伊修加德的方向,只是他的视线之中只有漫天的飞雪。在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的日子,巨龙首也能够看到伊修加德的容貌,那个宏伟的而神圣的建筑在湛蓝的天空之下,墙壁白的刺目金鼎折射阳光,耀眼而炫目如同一颗悬挂在空中的璀璨水晶。

但是在那华美的外观之下,奏起的却并非舞宴的乐曲,而是战争的号角,上演的也并非优雅的舞蹈,而是凛冽的进攻——哪怕在睡梦中,他们也不敢放松,因为巨龙的身躯,随时可能遮挡住阳光,在伊修加德白色的建筑上留下漆黑的影子。

艾欧泽亚守护者的视线紧随着艾默里克,他的手扶在椅背上,因为焦虑而捏出了痕迹。艾默里克听到那些细微的声响,他侧过脸,微微眯起了眼睛,“如果你打算将那些事情公之于众,我绝不会袖手旁观。”他的语气是从未有过的凌冽,光之战士握了握拳,最终还是松开了手。即便他心有不满,此时此刻,却依旧需要艾默里克,需要伊修加德的帮助。他抬头看着那位精灵,想要一个合理的答复。

埃斯蒂尼安,那个应该在伊修加德与龙交战的苍之龙骑士,那个选择盗走龙之眼的窃贼,那个最终被他击败的男人。如今却在艾默里克的引荐下,作为一个老友,一个最强的斗士,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嘴角带着笑意,语气显得轻佻,就像曾经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

————————————

艾默里克转过身,蓝色的衣摆划出一道弧线,他身上的铠甲随着他的步伐而碰撞,发出富有节奏的声响。“这会是一个乏味而又陈长的故事,我不确定你是否会听完它。”

这个故事的开端,早已被众人所知,埃斯蒂尼安如何成为一个苍之龙骑士,如何立于伊修加德的顶端。在那个故事中,也有着艾默里克的身影。年轻的神殿骑士与尚未成熟的苍天之龙骑士的友谊,因为遭遇龙祸而种下种子,因共同屠龙而萌芽。那支射中龙的箭矢,划破了空气,将他们他们的命运扭结在一起。

但是那日返回伊修加德后,艾默里克却并没有得到埃斯蒂尼安的邀请。在艾默里克以为对方就这样将他遗忘之时,埃斯蒂尼安进入了他的视线。

未来的苍之龙骑士在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艾——”他拖长了音调,微微骗着脑袋抱胸而立,脸上挂着苦恼的神情。艾默里克看着他支支吾吾半天,终于笑了出来,“是艾默里克,我该谢谢你记住了第一个字吗。”埃斯蒂尼安咋了咋舌,用快的几乎听不清的声音重复了一次艾默里克的名字。

“你经历过乌尔达哈的政变,应该知道,在那种环境下,没有什么人是值得信赖的。埃斯蒂尼安很幸运,他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只要站在那里,就代表着力量。然而即便没有人公开表示对他不满,但是贵族们私底下对此还是存有芥蒂。”这句话伴随着一声嗤笑,那是对伊修加德政权的嘲笑。艾默里克的手指划过桌面,他的眼睛注视着前方,似乎是在回忆。

————————————

他开始频频的注意到埃斯蒂尼安的身影,虽然在此之前,他的视线就一直黏着在那个男人的身上。像艾默里克并不属于任何家族却立足于神殿骑士之中的人,为了自己的野望,必定回去追寻能够帮助自己的东西。当他发现所属的小队中有埃斯蒂尼安的身影时,他便知道,那是他一直在等待的契机。哪怕埃斯蒂尼安还未得到苍天之龙骑士的封号,但是那非他莫属。还有什么能够比埃斯蒂尼安更适合作为他的后盾,他们能够一同站在这个国家顶端,改写现在的一切。

当然,这其中的那些细节,光之战士并不需要知道。

他需要知道的只是,这位突降的苍之龙骑士,没有家世,没有背景,体内的血液和任何贵族无关。他就像一柄锋利的尖枪,突然的插入了干枯而乏味的土地,让大地龟裂。他参与一次又一次的战斗,巨龙的鲜血,染红他手中的长枪,猩红的液体,渗入裂痕之中,不知不觉中巩固了他的地位,让他比艾默里克更早得到了属于自己的成就。

埃斯蒂尼安没有因此而放弃与艾默里克的友谊。因为他追求的是纯粹的力量,苍天之龙骑士的称号所带来的权利和地位,不过是给他一些便利而已。然而斗士并非愚者,在一来一往的交流之中,埃斯蒂尼安早已了解艾默里克的野心。苍天之龙骑士在得到封号的那一日,艾默里克在高处看到了龙骑士的身影。

“就像是要炫耀他那身铠甲和他的技艺一般……”艾默里克的声音带上了笑意,他示意光之战士坐下,因为这个故事不会结束的那么快。

哪怕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甚至隔着龙骑士的面罩,艾默里克都能感觉到埃斯蒂尼安的视线。对方维持着平衡的长枪微微倾斜,毫无预兆的向前倒去,他落下的速度并没有艾默里克想象中的那么迅速,就像是受到了干扰的通讯贝,被放慢了节奏,每个音节无限的拉长——但是在下一个瞬间,速度以凶猛的姿态返回。埃斯蒂尼安的长枪直刺地面,他旋转着缓解了冲击,铠甲的尖刺环绕出荆棘般的火花,那残影还未消退,龙骑士就如同一道闪电,落在了他的面前。他带起尖锐的风拍打在艾默里克脸上,吹乱了精灵黑色的头发。

苍天之龙骑士抱着枪看着自己的友人,嘴角扬起一个傲慢的弧度,“我知道你想要什么,虽然我不需要,但是我可以帮你得到。”

—————————————

虽然已经正式继承了苍天之龙骑士,但是埃斯蒂尼安却依旧独来独往。他总是一个人立于高处,哪怕立于人群之中,却更像是置身于苍白无人的雪域。他似乎总是眺望某一处,究竟是巨龙所在的方向,还是思念所及的地方。
也许有一天,龙骑士会放下最后的戒心,将心中所藏的秘密也告诉他。艾默里克有足够的耐心,倒是埃斯蒂尼安,率先按耐不住了。

“那里是芬戴尔。”一日,察觉到艾默里克靠近,龙骑士忽然这么说。艾默里克自然知道那是什么,他了解埃斯蒂尼安,比埃斯蒂尼安所了解的更多。虽然他偶尔会因此在面对埃斯蒂尼安时感到一丝歉意……但那是必要的,艾默里克这么对自己说。

“是我的故乡……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忽然之间埃斯蒂尼安话锋一转,脱下头盔,扭过头来注视着艾默里克,他深蓝色的眼睛吸收着零星光线,如同注视着海洋最深邃的之处,艾默里克愣了愣神,在埃斯蒂尼安因为等待而挑了挑眉时,艾默里克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玩弄政权的人,若是连这点情报都不掌握的话,你也没有什么未来了。”埃斯蒂尼安笑道,重新看向芬戴尔的方向,接着说,“但是由我亲自说出来,大概会不太一样吧。”“……确实如此。”艾默里克叹了口气,他顿了顿想要致歉之时,埃斯蒂尼安却又一次打断了他,说起了在芬戴尔的日子。看着苍天之龙骑士的背影,艾默里克忽然觉得,也许并不是自己抓住了对方,而是对方掌握了自己。

—————————————

窗外的风雪已经停了,多日未见的阳光洒落在这个苍白的世界,它虽然无法溶解冰雪,却带来了一丝温暖。那缕射入了室内的光线中轻尘闪烁着,光之战士抬起一只手,让它们在自己的掌间起舞。

“你和埃斯蒂尼安交战过,想必也知道他的能力,虽然因为邪龙的入侵,愤怒占据了他的理智,让他无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艾默里克这么说时,他们似乎听到门外一声金属碰撞的声响,那太过于轻微,也许来自巡逻的士兵。艾默里克支起一只手撑住自己的脸侧,他的视线因为那声响而落在门上,但是他的话却没有停下,“就这一点,我不会为他辩驳,盗取龙眼妄图一人前去刺杀尼德霍格的行为愚蠢而无谋。如果成功也不值得赞扬,更何况他没有抵御住邪龙的魅惑,还输给了一个新生的龙骑士。”

光之战士的耳朵因此抖动了一下,他收起手,抬头看着艾默里克。他对这番话并不全然赞同,他尊敬埃斯蒂尼安的勇气,也承认那位苍之龙骑士的力量,只是他有着海德林的加护,甚至得到了征龙将哈尔德拉斯的协助。二者不能相提并论,如果失去了外力,他绝对不是埃斯蒂尼安的对手。

艾默里克因为光之战士的话而失笑,他摇了摇头,看着对方语气中有一丝不敢置信,“他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你却依旧为他说话?”

猫魅的尾巴晃动,他说,即便艾斯蒂尼安捅下了这么大篓子,你也没有舍弃他。这句话让空气又陷入了沉寂,艾默里克闭上了眼睛。阳光在悄悄的移动着,不知不觉已经爬过了长桌,落在了艾默里克的脸上,他的耳坠折射光线,但是艾默里克却忽然侧头,收回了看着大门的视线,也躲开了那束光。

“除非他死。”他这么说,声音降低了许多,但是随即他又毫无征兆的,继续讲述他的故事,“我第一次得到埃斯蒂尼安的帮助,是在龙族的一次进犯。”

那是艾默里克成为神殿骑士以来遭遇的最规模庞大的一次战争,但是他得到的命令却让他无法参与战斗甚至无法见到空中的敌人。他和他的士兵,奉命看守着国库,守护龙眼。这个看似神圣的任务,却也同样的无情。他扶着鸢形盾牌立于那扇大门之前,他能够感觉到身边士兵内心的不甘,但是他无能为力。沉闷的龙之咆哮传入他们耳中,他能抬头看着高处狭长的窗甚至看不到龙的身影。龙骑士正在浴血奋战,神殿骑士层层防守——不会让任何一只龙接近这里。

但是,那应该遥远的吼声,却逼近了他们,艾默里克能够感觉到地面在震颤,他们拔出剑警戒着前方。伴随着一声巨大撞击声,一侧的墙壁轰然倒塌,那只巨龙闯入了他们的视线,它看起来愤怒混乱,喷洒出一口炙热的龙炎,顺着地面蔓延。

“防守!”艾默里克大喊,他甩动自己的长剑,夹带着魔法的剑风劈开了龙焰,也击中那只龙,它怒嚎扑扇着无法完全展开的翅膀,扬起了更大的烟尘。

在那一瞬间艾默里克似乎看到龙的身上有什么一闪而过,他眯起眼睛,心中浮现了一个假设。巨龙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它喘着粗重的呼吸,一步步向着他们靠近。那一头嘈杂声逐渐响起,支援正在靠近,艾默里克却并不欣喜。他持续在支援到达之前杀死这只龙,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就像是明白了他的心思,落地的飞龙突然扬起的脖子发出一声尖锐的吼叫,摇头摆脑的朝着艾默里克冲来,地面在颤抖他的士兵中有人心生怯意。艾默里克也并非无所畏惧,他绝不能在此牺牲,现在他要以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因为他选择相信自己当初的决断。他让士兵们向两侧推开自己立于门前。

“神殿骑士大人——”对于士兵的担忧,艾默里克不为所动,他盯着那只逼近的龙,看到对方狂怒的眼中有自己的倒影。它露出獠牙喷射出一团火球击中艾默里克的盾牌,迫使他曲膝躲避。但是在那一瞬间,他确确实实看到了龙背上龙骑士的铠甲,在飞龙翅膀的遮蔽下他的士兵不会发现那人的身影。
艾默里克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在心中向着女武神祈祷,在巨龙的头颅接近他的盾时,他猛击其下颚,将长剑刺入了对方暴露的颈部。龙血飞溅而出湿透了他的手臂,污浊了他的衣物。他能听到龙的心跳,缓慢而又沉重,占据了他的大脑。直到士兵欢呼唤拉回了他的思绪,艾默里克抽出剑,失去了重心的龙在他身侧倒下,龙血如同绢布一路铺开。

另一名神殿骑士带着支援敢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艾默里克举手擦拭脸上的血迹,他走过去,微微低头,遮住自己的神情,也表示对对方的尊敬,“感谢您的到来,警戒已经解除,请回。”这位同僚捏紧了剑柄,浑身透露着不满,但是最终他脸上还是浮现了笑意,他伸出手搭在艾默里克的肩上。

“教皇定会嘉奖你的功绩,艾默里克,继续警戒,龙族很快就会被逼退。”他说完拂袖而去,艾默里克转身看向龙的尸体,士兵们围上来几乎要挡住他的视线。他搜寻着另一个人的身影,捕捉到了高处狭缝之中的人影。龙骑士握着长枪站在那里,他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孔却知道那是谁。

他仿佛听到苍之龙骑士的笑声,眨眼间对方已经跃入空中,消失在了他的视野,继续投身于与龙族的战斗中。

—————————————

随着艾默里克在神殿骑士中地位的改变,他和苍天之龙骑士的交好开始变成人们茶余饭后的闲谈。其中不乏嘲笑和低俗的污蔑,他们的关系由外人之口传入艾默里克耳中时,已经被改写了千万遍,成了另一番摸样。

虽然艾默里克示意埃斯蒂尼安注意言行,可埃斯蒂尼安却不以为意。“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苍天之龙骑士叼着肉干倚在艾默里克的窗前,他卸下了头盔,刺眼的光线让他的银发看起来像是耀眼的金色,“有我罩着,那些家伙就不会排挤你。倒是你,你到底在隐瞒什么,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冷不防的问道。

艾默里克僵住了身子,龙骑士直勾勾的盯着这位年轻的神殿骑士,如果不是他的唇上还念着一粒肉干的残渣,艾默里克恐怕真的会被震慑到。艾默里克扭头避开了对方的视线,思索了片刻依旧没有正面回答埃斯蒂尼安的问题。他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气声,随即就被龙骑士活动身体时铠甲的碰撞声掩盖,他看到埃斯蒂尼安背向了着自己,举着手熟练的用一根绳子扎起自己散落的头发,一根发丝被遗落在他露出的颈部,埃斯蒂尼安抓着它在发绳固定的地方绕了几圈就算了事。

“埃斯蒂尼安……”“不必急于一时,我迟早会知道的。”龙骑士念叨着,抓起了一旁的头盔正准备正准备戴上,就听到身后的男人清晰的发言,“教皇是我的父亲。”这句话让他嘴里的肉干差点掉到地上,埃斯蒂尼安抱着头盔转过身看着艾默里克,黑发的精灵神情凝重不像是开玩笑,见埃斯蒂尼安没有什么反应,艾默里克接着说,“坊间的谣言是真的,这就是我的回答。”

这些事情,艾默里克自然没有告知光之战士,他一时陷入了属于自己的回忆,那个埋藏在他体内的秘密,第一次被挖掘出来,赤裸裸的摆放在人前。他没有做好面对回应的准备,即便他和埃斯蒂尼安相处已久……可埃斯蒂尼安只是念叨了一句“那个老不死”。

苍天之龙骑士朝他走来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勾起了嘴角像是在嘲笑他的紧张,“那就快点踹了那个老头,告诉他他该退位让贤了。”在艾默里克微微张开嘴准备说些什么时,埃斯蒂尼安将那咬了一半的肉干塞到艾默里克的嘴里,后者的身体猛地一震,立刻抽出了肉干不停的吐着舌头想要把那湿热的触感吐掉。作为凶手的埃斯蒂尼安戴好了头盔,歪着脑袋无辜的看着友人一脸嫌弃的样子。

埃斯蒂尼安这样的行为不会是最后一次,艾默里克至今对此依旧深恶痛绝。身着蓝色的袍子的神殿骑士总骑士长疲惫的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结束了这个话题。却再度看向那扇紧闭的大门,“进来吧,埃斯蒂尼安。”他说。

光之战士扭过了脑袋,尾巴一晃一晃的盯着那里,过了半响,门外的人才缓缓的推了进来。对方看起来并不惊讶,艾默里克觉得,也许光之战士更早他一步察觉到了埃斯蒂尼安的存在。但是这位年轻的冒险者却依旧什么都没说,静静的听着他提及那些陈年旧事。

“我都不知道我在你心中这样有魅力,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脸上挂着笑意,斜着身子靠在门上,“但是你未免对这个家伙说的太多了,有的事情你大可以私底下告诉我,我一定会坦然接受你的表白的。”光之战士有些尴尬的来回看着这两位来自伊修加德精灵,艾默里克沉着脸开了口,“现在,你认为我会如何处理一个威胁到他的人?”这句话显然是在问光之战士,那双耳朵耷拉下来,艾默里克站起身,抚平衣服上不存在的皱褶,瞪着门口的苍天之龙骑士,“倒是你,埃斯蒂尼安,你真的没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吗?”

“什么?”埃斯蒂尼安歪了歪脑袋,往前几步顺手关上了门,“我要说的在之前就已经说了。”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以艾默里克对他的了解,龙骑士绝对只是装傻而已。房内陷入了沉默,艾默里克耐心的等着,因为既然埃斯蒂尼安已经关上了房门,就表示他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做心理准备而已。

果然,片刻的沉默后,埃斯蒂尼安叹了一口气,“那阵子……麻烦你了。”他的发音有些含糊,艾默里克也没打算让他再重复一次,而是接过了他的话,“那件事情非同小可,如果你执意要说出去,埃斯蒂尼安将会接受制裁。如今伊修加德有求于你,而这件事情是我个人的请求,决定权在你的手上,但是光之战士,你一定也明白,同伴的重要性。”艾默里克说这些话时,埃斯蒂尼安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就像是一尊雕塑,静静的站在那里,就连呼吸都难以察觉。

光之战士连连点头,他显得局促不安,在艾默里克说完后迅速的跳了起来绕过埃斯蒂尼安冲出了房间,再临走之前他从门口探出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冲着艾默里克作出了保证,“我绝对不会说出去的,打扰了这么久非常抱歉!”门外的风雪掩盖了他的离开声音,重新关上的房门则阻挡了的风雪。

房间内又只剩下两个人了,艾默里克轻轻咳了一声,龙骑士稍稍放松了身子,改变了站姿,“怎么,巨龙首的天气让你感冒了吗?”“别说笑了,埃斯蒂尼安。会让事情变得麻烦,也是你的原因。”对于艾默里克的指责,埃斯蒂尼安轻笑起来,他来到光之战士先前的位置坐下,隔着桌子看着自己的友人,“现在不是也处理的很好么,他也不会再追究,而我也变得更强了……虽然我没料到你会和他说那么多。”

“也许……那就是他的魅力吧。”艾默里克看着窗外的飞雪,这么说,苍天之龙骑士似乎也陷入了沉思,寂静悄悄地重归于此。

-END-


-舍弃不用的初遇-

他们相识相交,转眼已然数年,他们相互并不知根知底,却也能猜得出对方的心思,只是有时候,一切,不必言说。

他开始频频的注意到苍之龙骑士的身影,哪怕立于人群之中,也能够轻易的辨认。那并非因为某些外表的特征,而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魅力。又或者,是其他龙骑士对其的追随。但是并非所有人都对埃斯蒂尼安表示尊敬,这位突降的苍之龙骑士,没有家世,没有背景,他体内的血液和任何贵族无关。他就像一柄锋利的尖枪,突然的插入了干枯而乏味的土地,让大地龟裂。但是埃斯蒂尼安却不曾将它们放在心上,他参与一次又一次的战斗,巨龙的鲜血,染红他手中的长枪,猩红的液体,渗入裂痕之中,巩固了他的地位。

“眺望着远方的龙骑士,偶尔也会将视线落在伊修加德,他们锐利的视线能够捕捉到任何细节,包括一个神殿骑士的注视。”艾默里克的声音带上了笑意,他示意光之战士坐下,因为这个故事不会结束的那么快。

哪怕隔着那么远的距离,甚至隔着龙骑士的面罩,艾默里克都能感觉到埃斯蒂尼安的视线,他没有退缩,依旧注视着高处的龙骑士。对方维持着平衡的长枪微微倾斜,毫无预兆的向前倒去,他落下的速度并没有艾默里克想象中的那么迅速,就像是受到了干扰的通讯贝,被放慢了节奏,每个音节无限的拉长——但是在下一个瞬间,速度以凶猛的姿态返回。埃斯蒂尼安的长枪直刺地面,他旋转着缓解了冲击,铠甲的尖刺环绕出荆棘般的火花,那残影还未消退,龙骑士就如同一道闪电,落在了他的面前。他带起尖锐的风拍打在艾默里克脸上,吹乱了神殿骑士的头发。

“你一直在看我。”埃斯蒂尼安站直身子,他的面孔被暗影笼罩,长枪立于身旁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但是你看起来却不像一个崇拜者。”

—————————————

这几日来,艾默里克从未见过这位伟大的龙骑士与任何一个人亲密的交谈。他总是一个人立于高处,哪怕立于人群之中,却更像是置身于苍白无人的雪域。他似乎总是眺望某一处,究竟是巨龙所在的方向,还是思念所及的地方,艾默里克尚不知晓。

“这要看您是否需要一位崇拜者,埃斯蒂尼安阁下。”艾默里克反问,这样的不敬若是在个名门望族的面前,他首先会落得个不敬的罪名,但是他看着这位年轻的苍之龙骑士,却相信对方并不会介怀。龙骑士沉默了片刻,那股视线投过了漆黑的面罩,钻入了艾默里克的体内,让他思绪开始变得混乱,一道微风吹过他的面颊带来凉意时他才惊觉自己是如此紧张。

但是随着一声轻笑,埃斯蒂尼安转动着手腕,将长枪收回了背后。“有人和我提起过你。”龙骑士抱胸而立,审视着眼前这位被他的阴影覆盖的骑士,那双蓝色的眼睛不像先前那样直视自己,而因为压力而将视线落于下方,“他们认为,我们会比较有共同语言。”

“……阁下……”他轻易的就读懂了其中的意思,艾默里克抬起头,才发现埃斯蒂尼安已经打开了面罩,深蓝色的眼睛吸收着零星光线,如同注视着海洋最深邃的之处,艾默里克愣了愣神,在埃斯蒂尼安因为等待而挑了挑眉时,艾默里克才找到了自己的声音。

“那么我们为什么不顺了他们的心意?”艾默里克看到苍之龙骑士唇角的笑意,他自己也不受控的扬起了嘴角。他搜肠刮肚想了无数的理由,来用于拉拢这个男人,但是当这个男人站在他面前时,他却发现,其实他们早已有共鸣。


-以前写这篇的时候一瞬间产生的黑化脑洞-

当艾默里克终于坐上了教皇的席位,贵族们对他俯首称臣。伊修加德得人们由衷的喜悦着因为他们再不需要低人一等,就连巨龙这以被打倒。

他们头顶的那片天空,从未如此纯净,洒落的阳光也从未如此温暖。

埃斯蒂尼安褪下了那身沐浴过龙血的铠甲,他走去仪式的大殿,与众人一同等待那个男人的出场。

埃斯蒂尼安听到脚步,伴随着铠甲的声响,阳光在艾默里克的身上打出令人惊叹的轮廓,为他镀上他一层金箔。他在众人虔诚的静默中走来,耳际的宝石摇晃着,却没有折射出任何光芒。

埃斯蒂尼安的心脏突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揪紧,他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只是他突然感到强烈的不安。那个朝他走来的男人就像一团漆黑的暗影,让他看不分明,他体内的龙血开始沸腾,灼烧着他的神经。

“你不为我高兴吗?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已经来到了他的跟前,他的脸上带着一贯的沉着,泛着他熟悉的笑意。

常年作战的身体让他能够平常的面对任何危机感,埃斯蒂尼安压抑住所有疑惑和恐慌,露出一个微笑,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但是他的视线,却黏在艾默里克漆黑的耳坠上,无法移开。

-END-

评论

热度(22)

  1. _Oiolossae_苍天之喵骑士_叉西 转载了此文字
    _(: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