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刀与审神者三十题【三条家伪全员(上)

如题。有些题目可以一起上!有一些一起上就太挤了啊XD

胡乱写点玩意庆祝石切爹爹入住本丸。

我有病。别喂我吃药我不吃药

——————


01 把最后一点资源投入炉子时一起盯着显示锻刀时间的地方


审神者和三日月一起在小小的刀匠前面蹲着,直把它看得脑后无数弹幕汗珠滑下。

“爷爷你觉得这些材料能把谁接回家?”审神者盯着刀匠开口,随手拿起了一边的大块砥石放在手里颠了颠。

“哈 哈 哈,”笑容可掬的付丧神用袖子遮着口。“不知道哦,不过主上可给了我相当多的材料呢……”

小小的刀匠从此时正笑得如二月春风一样的三日月的旁边挪开,一边抖一边把材料送进了炉子。

蹲着的两位齐齐地抬头。

“三小时。”审神者保持着盯刀匠的眼神盯着时间格,手里的砥石已经蓄势待发。“你觉得会是谁,爷爷?”

“呀……不知道哦,不如试试看加速?”三日月一双漂亮眸子笑得眯起来。

“是卡卡卡的话就拜托你了,爷爷。”

审神者从口袋里掏出了依赖札。


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显现。


“我叫石切丸。有想要治愈疾病的……?!”

“不好了审神者昏过去了!!”


02 本丸里水管爆裂后收拾现场


婶:岩融你堵住!你堵住!实在不行叫石切爹爹堵!

【岩融赤裸上身满脸水地堵口中】

婶:水阀让谁去关了?……谁让你们叫石切爹爹去的啊等他跑到本丸都要被冲走了啊!小狐丸你去!

今剑:文件都抱走了!

婶:好好好回去给你草莓大福,不是等等爷爷呢我不是叫他打电话给修理工吗

今剑:啊,说三日月爷爷吗,他已经在电话前拿着听筒盯着号码盘站了一刻钟了

婶:………………下次记得提醒我把号码表贴墙上。


03 农地上轰赶乌鸦麻雀


石切丸会很安静地一边慢慢巡视一边朝着小鸟抖抖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御币。

小狐丸会在田地里竖一个稻草人,自己坐在檐廊下吃油豆腐。

岩融会让今剑坐在自己肩膀上一边嘻嘻哈哈一边跑过田垄,手里挥舞着汗巾或者岩融的珠子。

而婶会拿着扫把满地乱窜大呼小叫做土著人进城状,身后跟着一个同样姿势举着扫把的一边跑一边哈哈哈的爷爷。


04 万屋大采购后发现包里没钱


婶抬头看了看石切爹爹。

石切爹爹一脸抱歉的笑容看向旁边的小狐丸。

小狐丸拿着一包吃的不明所以,看向已经快跑没影了的今剑。

岩融看看拎着东西的诸位,又看了看跑走的今剑,果断把手里的袋子往石切丸怀里一放飞奔去追跑掉的家伙了。

三日月爷爷只是跟着婶婶,至于去哪里他并不十分清楚,全程状况外。所以当婶婶和其他两把刀看向他的时候,他歪歪头笑得樱花都要飘出来了。”嗯?“

他们把爷爷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又从脚到头看了一遍,互相望了一眼。


最后他们把爷爷身上的金挂坠拿去换了钱。


05 一方或双方不小心掉进池塘


今剑:不好了审神者掉进池塘里了!

小狐:hoo……?在哪儿我去看看?

今剑:三日月爷爷在捞呢!


三分钟之后。

今剑:不好了审神者和三日月一起掉进池塘了!

小狐:现在告诉我在哪里吧?


五分钟之后,岩融所在的田地。

今剑:不好了三日月爷爷一用力把小狐丸扯进池塘了!水里还泡着一个主上!

岩融:咦?我记得石切丸在本丸啊,直接叫他?

今剑:一开始就告诉他了,现在还没到呢


最后是岩融用自己的本体救了这三把刀上来。


06 本丸大扫除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


当看到今剑手里捧着一本石青本子读得津津有味地从自己面前路过的时候,石切丸的内心是崩溃的。


07 做好了料理品尝味道


三日月爷爷在不忘记制作方法的时候会做出惊为天人的料理出来。

审神者和今剑一脸满足笑容,岩融哈哈笑着要求再加一份,小狐在问饭后甜点,爹爹在埋头吃。

今剑做的东西基本是岩融帮他做的,纯实用主义,卖相并不十分好看,不过会被今剑放上很可爱的小装饰。

婶婶会拿走小装饰收藏,小狐和爹爹会有点惊讶地把料理都吃光,爷爷会说着甚好甚好然后把装饰的萝卜花一起嚼了。

不要让小狐做饭,他会摆上一桌子油豆腐。

石切爹爹意外地会做出一手口感醇厚的精致料理。美中不足的是,要让他成功赶上饭点,三条家的所有刀都得下厨帮工才行。

婶婶做饭?

先去收拾炸掉的厨房并且把药研的试管什么的送回去比较好。


08 陪着一方难过到天亮


爷爷会陪婶婶玩整晚的阿尔卑斯一万尺。最后第二天一早和审神者歪在一起睡得横七竖八被石切爹爹分别带回房间。


石切爹爹会坦然交出怀抱让婶婶哭到没力气睡过去。


小狐不会安慰人,只会拿出自己珍藏已久的小梳子背对着婶婶坐下,把一头秀发留给身后的婶婶。


今剑和岩融会从箱子里找出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小玩具,西洋棋纸牌翻花绳什么的,然后三个人嘻嘻哈哈到天亮。

然后接下来的一整天三个人花式在各种地方陷入沉睡。


09 一起计算财务


石切爹爹是活体计算器,而且是文书担当。

总是状况外的三日月爷爷会出其不意地想起一些几乎被人忽略的额外支出。

小狐丸只记得自己吃的油豆腐的支出,欣慰的是能做到分毫不差,近日已免检。

今剑是主要的回忆者,但是不记得支出的具体数值,这个工作是岩融的,正确率80%以上。

婶婶光顾着哭着算自己剩下的资源了哪有功夫管这边。


10 重伤手入


今剑如果重伤了,岩融肯定跑得比长谷部都快,轮不到婶婶插手。反过来同理。

石切爹爹重伤的概率很小,不过婶婶会一直陪伴在侧,并且保持低气压到石切丸出来为止。

小狐手入的时候婶婶会拿着小梳子在旁边等着给他顺毛。

三日月爷爷不会被送进手入室。他要是都重伤手入了事情可能就不是婶婶控制得住的了……


11 拉着另一方跑起来


婶婶拉住三日月爷爷的手。

“哎呀哎呀,老人家可跑不快的哦?要带我去哪里呢?哈哈哈……”


婶婶拉住今剑的手。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两个小矮子一蹦一跳手拉着手跑走的画面了。


婶婶拉住小狐丸的手。

“哎?哎……等一下啊,这是要去做什么?”

另一只手还拎着一串丸子。


婶婶拉住岩融的手。

“嘎哈哈哈手好小啊!说吧要去哪!”

下一秒婶婶就腾空而起被岩融拎手里了。


婶婶拉住石切爹爹的手。

“主上?主上哎哎……跑太快了慢点……慢点!”

一边跑一边不知道是扶着刀好还是扶帽子好的爹。


三条家任何一个拉着婶婶跑的话最后都会变成背着或者抱着。今剑除外,他会拖着。


12 N连坠机后终于锻刀成功


爹爹:好了啊……别哭……别哭了哦?……

婶:呜哇哇哇你可算是来了啊呜哇哇哇——

爹爹:好,好……您看啊,我不是好端端地在这里了吗?【笑

三明:哎呀……主上可是盼着你来整整盼了两个多礼拜呢。

狐球:是的呐。整天派和泉守出去远征也是为了攒资源。

今剑:哎呀,眼睛都肿了

岩融:今剑我们去给主上拧个毛巾过来吧?

今剑:好呀好呀【啪嗒啪嗒跑开


然后哭成兔眼的婶婶会被这几把刀挨个摸头。但是事后会大呼小叫说不许提那时候的事。

三明: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13 骑车带人


三日月爷爷不会骑车,是婶婶骑车带他。

爷爷就一路上保持着“哈哈哈哈哈哈,甚好甚好”的掩唇笑的状态

晃晃悠悠地被带着绕了本丸一圈。


今剑会试图在车后座上单脚立,被岩融拎走。


婶婶带不动岩融。他太长了!

岩融倒是尝试着想要学习骑车。


石切爹爹坐在车后座上会紧张地抓着婶婶的衣服说慢点,然后不停提示前方有石头有沟有坑有树有五虎退的小老虎。

然后就和岩融一起学骑车去了。


小狐丸会护着头发。“喂喂不会搅进轮子里吧?“

不久之后就开始和婶婶一起放飞自我并要求再骑快一点好让毛发随风飘扬。

在这之后两个人通常是连人带车上了树或者下了池塘。

令人意外地学车学得飞快,很快就能骑车带人了。


14 资源贫乏期间在门口望眼欲穿等着远征部队


婶婶站在门口攥着衣袖子张望来张望去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如果不是为了把和泉守带回来的物资再拿去打水漂并且再把和泉守一脚踹出去继续远征,会更可爱的。小狐丸默默地想。


15 清洗战斗中弄脏的衣服


只有爹爹和岩融会好好地蹲过来帮忙一起洗衣服。今剑蹲到旁边没一会儿就会变成打水仗,爷爷只会穿着他那套紧身内衣一边看一边笑。

小狐丸连刀影都见不到,衣服一脱就去不知道哪个角落吃买回来的油豆腐去了。

还是爹最好了,不光洗还能顺便帮忙在晾干后缝补。真是贴心啊,爹爹。


【TBC】


评论(3)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