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刀与审神者三十题【三条家伪全员(下)

继续上次没写完的!怕有人看不到接下来的更新于是开了个新的【

石切爹爹真是我亲爹你看我都没黑他白菜一样的配色只黑了他的机动。【

今天婶婶被石切爹爹鄙视了吗?鄙视了。

继续不吃药

————————————

16 吃橘子剥橘子

今剑:这个好酸。

婶婶:我这儿还有瓣甜的,你ch……小狐你和今剑抢什么!

岩融:今剑我这里还有一半,给

三日月:哈哈哈,吃完了呀。还有吗?

婶婶:唔唔,唔……咕。爹你快点啦都吃完了,啊——

爹:……………………【一个人守着一大堆橘子中

17 制作兔子苹果PK赛

做得最好最多的是今剑,未解之谜。

三日月爷爷花的时间比较多,但做出来的最精致。

小狐丸真的不会,真的。岩融做出来的很宽一块,看起来不像兔子像加菲。

石切爹爹比三日月爷爷还要慢。

婶婶做着做着,苹果就都不见了。……咦?

18 IKEA FAIL

这一切都要从婶婶抱回来一个IKEA的大箱子开始。

三条家的五把刀聚在房间里热火朝天地放飞理想放飞思维,中间还夹杂着一个婶婶的大呼小叫。

婶:不是那么拼的吧!那不是横梁吗?

爹:你确定那不是支撑架?哎那个不是当踏板用的吧!

小狐:哎哎,哎不要拆刚做好的支架啊三日月殿?

今剑:啊岩融你看这个——(从箱子里又拖了什么出来)

岩融:啊,这个可以装到支架那边去!

两个小时后,五刀一人满足地擦了擦头上的汗,看着焕然一新的摆好了书和其他装饰的组合架,然后各自忙去了。

五分钟后传来了轰的一声巨响和婶婶响彻云霄的尖叫。

“塌了啊啊啊啊——”

19 介绍新成员

听说石切爹爹第一次从刀匠的炉子里掏出了付丧神,婶婶几乎是飞着跑去锻造所的。等她刷一把拉开大门的时候,新来的刀已经安静地躺在桌上了。石切丸正背对着婶婶站在那里打量这把刀。

“谁呀谁呀?”

婶婶一步三窜地蹦到石切爹爹背上挂成一只树袋熊。“是力力力就麻烦你了,石切爹。”

“是吗。”石切丸无奈地笑了笑,双手执起那把刀。“但,这位可是江雪左文字啊。”

有点似曾相识的画面。一个高大的身影渐渐显现。

“……我叫江雪左文字。战争,会……?!”

“不好了审神者又昏过去了!”

“……这还真是个悲伤的世界啊……”

20 给另一方制作或买自己喜欢的食物或饮料

婶婶吃过所有刀剑们喜欢吃的东西。都是一个样子,后来会偷偷地跑去把自家刀们的零嘴都掏出来吃掉。

但婶婶带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来本丸就不一样了。

今剑已经一秒钟喜欢上了圣代这种东西,岩融爱上了冰可乐。

小狐对于外面新的油豆腐做法感到非常好奇。

石切丸没明确地表现出喜欢吃什么样的零食,不过看他盯着草莓蛋糕的表情,婶婶觉得已经不需要明确的答案了。

——猜猜三明喜欢吃什么?

——小熊饼干和橡皮糖。

——嘘。

21. 持续高温可是空调坏了

三条家带一个审横躺竖卧在四敞大开的屋子里。蝉声半死不活回荡在整个空旷的本丸,平日里四处跑着玩的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也都不知去向。

“小狐丸你去把扇子拿过来……”

得到的回应是慢吞吞的挪动的声音,然后什么东西破空飞来,被岩融一把接住。“给,主上……”

今剑穿着内番服都已经控制不住想要继续脱了,三日月爷爷靠在门口和小狐丸一人占领了一边的通风口。婶婶趴在地上像一尾脱了水的鱼一样拿着扇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明日个……一定叫维修员来把空调修了……哎顺便心疼一下出阵的石切爹爹……”

石切爹爹出阵回来什么样的呢?

——你听过一个名词叫“扒皮丸”吗?

22. 演练场连胜四场却在第五场侦查失败遭胖揍

婶:卧……小狐丸啊??今剑啊啊??石切爹啊?你们都咋了啊?

狐球/今剑:(一指石切丸)你问他!

婶:爹你说!

爹:啊啊……对不起啊……对面的短刀们,一个没注意就……看不见了……

婶:…………………………什么都别说了回去我亲 自 手 入 您,石切爹爹。

三明: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后来,第一次体验过婶婶的暴力手入后,石切爹爹每一次的内番都会认真做,力求提高侦查能力。

+1也行。

23. 远远地看着另一方

春天樱花开了满本丸的时候,婶婶带着一众刀郎们出去野餐了一次。半路婶婶忘了带自己的小发带,跑回去取再跑回来的时候见部队还在原地等她。樱树下的三条一家,都美极了。

是三日月第一个发现气喘吁吁跑回来的婶婶。“哎啊,主君回来了。”

“主君的衣带怎么回事。”

“系反了吗?”

“可能是的。”

“啊……那我等一下提醒她帮她系好吧。”

“怪不得她叫你爹爹啊,石切丸。”

“没这回事啊,哈哈……”

24. 说悄悄话

婶:三日月爷爷啊,来来我跟你说些话……

爷爷:哎?(笑着凑过去

婶:(小声)其他婶婶背地里都叫您老流氓啊,爷爷……

爷爷一脸惊讶:咦,是吗……?

婶婶信誓旦旦:对,他们都叫你三条老流氓。我就没看出,我还说我本丸的爷爷特别可爱呢。

爷爷歪着头看了婶婶几眼,突然露出微笑。

婶婶隐隐约约觉得夸错人了。

婶:今剑你来,来,我跟你说两句话……

今剑:咦有什么秘密要说吗?

婶:(小声一本正经地)岩融殿半夜会梦话说一些类似于今剑小天使一类的话呢……

后来今剑整整笑了十五分钟。

婶:岩融,你来你来,我告诉你些事儿……

园长:来了!啥事啊?

婶:(特别小声)现世……有一种机构,专门接纳小孩子,五六岁那么大的,每天也就是教孩子们写写字算算数,然后就是陪小孩儿们玩儿……现在他们有点缺人,你要去吗?

园长:啊?有这种事吗?写写字算算数可能没有其他人好啦嘎哈哈哈哈,陪孩子们玩还是没问题的!

婶:(暗自)还真是幼儿园园长……

婶:小狐,你来你来……

狐球:哎呀?主上要给小狐梳理毛发吗?

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小狐趴在婶婶旁边一脸开心地梳理毛发的场景了。

【番外:爹

婶:石切丸,石切丸你来

爹:主上?

婶:(小声)有时候我真特么想拿两个长谷部塞你脚底下。

爹:……???】

25. 厮杀结束,蓬头垢面凄惨的胜利者

今天三条家出阵,碰到检非违使了。

过程是惨烈的,结果是壮烈的。

全家挂彩地回来了,手上还拿着一把作为战利品的刀剑。

婶婶第一个飞奔出本丸去迎接。

“这是咋了啊?啥检非能把你们打成这样啊?”

“高速。”小狐丸揉了揉自己沾了灰土血迹的柔软毛发,一脸不高兴。爆了真剑的石切爹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三把。“

“连爷爷都受伤了啊?”婶婶一边把队长三日月往本丸里拽一边跑来跑去地检查每个人的受伤情况。“岩融呢?”

“今剑重伤,他轻伤,已经跑回手入室去了吧。”许久不说话的爷爷终于开了口,婶婶也松了口气。“一会儿你们都挨个进去啊,别偷懒逞强不去。”

“那么这把新同伴……”

“交给我就是了其他不用你们操心!你们谁都不能出事!”

三条家的刀们头一次感觉是被婶婶爱着的,而不再是粉不如黑了。

26. 停电,分发蜡烛和手电筒

打着牌就突然被漆黑笼罩的三条一家加婶。

六个人愣了三秒钟,接着各自爬起来寻找蜡烛和手电筒。

“谁撞我屁股!”“哎呀我撞到谁了!”

“这是什么……?”“……三日月能不要再糊我的脸了吗。”

“哎,我的帽子,我的帽子……”“我还以为是灯绳呢……”

一阵手忙脚乱鸡飞狗跳后,一道强光啪一声打过来,所有人都不约而同抬手捂眼睛。

婶拿着手电筒照着自己的下巴,表情十足压迫。“现在可以告诉我,是谁刚刚把我整个搬起来过肩摔了吗?”

除了石切丸以外的全员指石切丸,石切爹爹指岩融。

然后打牌继续。唯一不同的是,屋里多了个活体烛台神刀大人。

这个是不可以切的,烛台切先生。……

27. 说到了不开心或伤心事,双方都沉默下来

(本来想和今剑或者岩融玩这个,觉得会捅到今剑的心病于是作罢……)

婶:(对着镜子)哎,哎石切爹爹,你看这样好看不

爹:不是爹爹……挺好看的?

婶:那为什么没人喜欢我。

爹:哈哈哈,没有的事啊,大家都是很喜欢主上的,至于隔壁那个……

婶:(默)

爹:……来,这个也很好看,给你戴……

婶:好呀。……这什么啦!!爹你在逗我吗!!

爹:哎呀哎呀,对不起啊,但是好可爱呀,哈哈哈哈

婶:哼你要不是这个妹妹头我非把这玩意粘你脑袋上不可……

爹:……(默)

婶:……(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急的拎起旁边次郎的酒壶灌了一口)

爹:……哎?哎喂!那个不能喝啊快放下!

28. “相信我吧”

婶悄悄拉住今剑,偷偷地说了点什么。

十分钟后,两个人手拉手地出现在岩融面前。

园长:哎,来做什么呀?

今剑:我和婶婶准备了点东西,跟我来哦

院长看看婶婶,又看看今剑一脸正色的模样,忍不住想起上次的香蕉皮,上上次的湿衣服糊脸,上上上次从天而降的黑板擦……

见岩融的脸色似乎越来越差了今剑有点急:哎呀走了嘛!信我不会有错的!

婶婶也上来抓住园长的另一边手腕:走嘛走嘛我们不会逗你的!

岩融愣了两秒,嘎哈哈哈地笑着跟这两个走了。

然后这三个合力把莺丸的茶叶通通换成了苦丁。

这接下来的三天经常能看到太爷爷坐在檐廊的角落对着月亮思考人生。

29. 做了什么事被另一方强迫

婶婶第N次因为在背后粉hei石切丸爹爹被神剑大人拽回去惩罚。

婶:呜呜呜我不说了嘛……我错了嘛……

爹:不——行。虽然站在刀剑的角度上不能指责主人,但这些是会扰乱军心的,都交出来比较好。

婶:不要!!我与我的文件夹共存亡!你别过来再过来我要哭了!我真要哭了!

爹:那好吧,作为刀剑是不能干涉主上的决定的,我也只好……(说着站起来作势要走

婶:呜呜呜你别走你回来我给你还不行吗我给你……

在这之后,婶婶辛辛苦苦攒了三个月的图包就被爹爹“祛除不净”了。

30. 自由发挥。三条家全员寝当番!【滚

爷爷的场合。

“哦?是我吗?哈哈哈……老人家晚上可是会睡得很早的,不会感觉无聊吧?”

“这是睡衣吗?真是可爱啊,哈哈哈哈……什么,给我的?啊啊,那么……”

“这样吗?哎呀……还真是暖和啊。”

穿着连体奶牛睡衣的三明一边摸头上帽子的小角一边笑着说。旁边是抓紧机会赶紧拍照的婶婶。

小狐的场合。

“主上要我陪睡吗?好呀,小狐会去的。”

“不要压到小狐的毛发,整理起来很麻烦的。”

“要给小狐梳理吗?”

只有在这种时候才能体验到正经的婶婶的膝枕。真是好运啊,小狐丸。

今剑+岩融的场合。

“哎哎?要一起睡吗?好呀!”

“来来来该你了。……为什么又是六点!我的飞机要出不去了啦!”

“嘎哈哈哈马上就会roll到了别急别急!”

“哎呀,掉坑里了……”

三个人围着一盘飞行棋肝到了天亮,第二天被烛台切麻麻骂了。

爹爹的场合。

“嗯?今天是我的寝当番吗?啊那么,加持祷告……”

(神剑祈祷中……)

“……什么?什么怎么脱?……我的内衣吗?这个是不可以示范的!”

“啊喂别闹……!”

婶婶当晚被无奈的石切爹爹压在胳膊底下睡了一晚,第二天两个人都浑身酸痛。

【婶:有的时候我真想日死你,石切丸。

爹:什么?我什么?

婶:没事了。】

END

是说爹爹在做战刀的时候是长发,进了神社才变成了mei短mei发tou

至于他是如何变成短发的……自己砍去的说法也有,前主人临失去他之前亲手给他剪了的也有……

嘛无论是哪一种……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