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1Day

这是,维耶茨佣兵团的,某一天。
补充,是通常运作着的,某一天。

是魔女企划的同人。
(当然了这也是一份迟到的贺礼)

——————
“诺亚,我给你准备了个小惊喜。”
萨维尔玩着手里的飞镖,转头对进来换任务清单的小灰狼说。诺亚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团长,简短地点了点头。“是,Boss。是什么?”
“都说了是惊喜那就一定得保密到最后一刻嘛。我敢保证你肯定会喜欢就是了。”佣兵团的团长随手把那些飞镖一个一个丢到对面墙的靶子上,回头冲他笑笑,接着就靠过来揽住他的肩膀往外走。“别着急,先陪我出去买点东西。”

任务更新,陪老大购物。
诺亚的左手里不知何时就提了一袋泡芙,右手还拎着两盒糕点,萨维尔还正在小店里试戴新的小首饰。
“哎你看这个好不好看。”棕发的狐狸给他展示一个图案抽象的椭圆形大戒指,还没等诺亚表态他就又换了另一个戴,还拿起来给他展示。“哎这个更好看。是吧?”
诺亚不是很懂所谓的美感,颜色什么的对他来说的意也没有那么重要。他看了看萨维尔手上的戒指和他手里拿着的更多小玩意点点头。“……嗯。好看。”
“这个怎么样?”萨维尔突然从饰品堆里挑出来一颗月白色的小耳钉,拿到诺亚的耳朵上比了比,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惊讶。“哎呀,好看!给你买个!我之前怎么不觉得你戴耳钉这么棒……!那我再看看其他……”
刚刚才当了人肉模特的诺亚张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面前萨维尔老大欢天喜地地给他挑小饰品的样子在他看起来就是“开心”,那么开心的事就可以让老大一直做。
不过,有什么东西似乎不太对劲。灰狼转头看着破败店面的灰暗窗户,他总觉得刚刚有人在那里看着萨维尔,他的野兽直觉永远不会骗他。
“付好了——你回去试着戴一下它们。我亲手挑的!”萨维尔此时正好交完了钱,正把那个首饰袋子递给小灰狼。诺亚马上回过头来接走了它。“感谢您,萨……”
“萨维尔。”

这个不是诺亚说的。饰品店的门被打开了,门口站着一个身高大概有一米八的小伙子,此时正面色不善地盯着他们看。诺亚看向萨维尔,萨维尔报以耸肩。“门口的小帅哥,找我?”
他说着,朝那人展露出一个完美的微笑。那个脸色阴沉的小伙子就冷哼一声侧了侧身,大拇指往身后一比。“不光我找你,我的弟兄们也要找你。”
前两天老大把某个佣兵团的军火库偷了,看起来这应该是受害者。诺亚马上反应过来摆出进攻姿态,萨维尔一只手把他拦在后面。“别这样嘛,我们可以一个一个来,好好交流一下……我也知道我比较出名,但是太热情了总归有些不好……”
说话间,灰狼感觉到团长的小指在他肩膀上点了两下。诺亚向四处看了看,发现右手边不起眼的地方有个被衣服和风铃挡住的侧门。话音刚落,对面就冲了进来,萨维尔抬腿就踢到最前面的人肚子上,把他和他身后的同伙堵在了门口。就在这不到一秒的时间里,诺亚冲过去打开了侧门,萨维尔推着他就溜了出去。
“Boss,我可以……”
诺亚十分好奇自己的团长跑路怎么这么熟练。刚刚来找事的那些人人数并不多,如果诺亚去打肯定能打得过。萨维尔边跑边从他拎着的口袋里掏了个泡芙吃,表情淡然,仿佛被七八个人拎着棍棒柴刀追着跑这种事对他来说稀松平常。“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诺亚,我说好还要给你看惊喜,再晚了就来不及了。”
诺亚的心里头一次冒出一丝好奇。到底是什么惊喜,老大一个上午都在提,除此之外却什么都没说。灰狼懵懵懂懂地转头看看,接着发现萨维尔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他手里掏了第二颗泡芙。
“……Boss,再吃下去就没法拿回基地了。”
“啊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
诺亚看着斜前方西装革履还能健步如飞的团长,脑子里在想后面的追兵什么时候会被气死。

“啊——好忙啊好忙啊。”
萨维尔已经带着诺亚跑了三四分钟了。后面的人和他们拉开了一些距离,可还是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平淡地这样与其说是抱怨不如说是复述了现状以后,萨维尔左右看了看旁边的窄巷,并把诺亚推离自己。“你从那边走,我们在基地门口会合。”
不可以,萨维尔老大一定会被追。诺亚想要开口拒绝,可他刚回过头那个高大的英俊男人转个弯就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灰狼只得放弃。

任务更新,赶回基地。支线任务,在赶回基地的路上尽量帮助老大逃离。
诺亚的身后有两个人。没有了萨维尔在旁边,他大可以有多快就跑多快,回头解决了他们再跑都来得及。这附近正在施工,灰狼计算着自己的逃跑路线,抬手把泡芙的袋子叼在嘴里,脚下发力猛蹬上墙,抓住头上一条吊货物的绳子就荡得老远。后面的追兵气急败坏地叫嚣着,银白色的雇佣兵完全不以为意,他在荡到最高点时松了手,并在马上就要撞碎点心盒子之前缓冲进了某一家人放在房顶上的旧衣服堆里。仗着附近的嘈杂和繁忙,诺亚抄起旧衣服里的某一件随手披上,从房顶的边角跳下来,转瞬间就消失在工人和小商小贩之间。在水果摊的后边,诺亚看见其中一个追兵拿出了通讯器并向里面咆哮了些什么,他猜应该是叫人来增援一类的话。
但就算他们真的叫了也无所谓。他们最大的失败,就是让诺亚离开了他们的视线——直到下次相遇为止,他们再也不会看见这匹小狼了。诺亚跟着人流穿过了小广场,拐进另一条小巷里,并在下一个拐角处把旧衣服随手放在货物架的最上面。现在只剩下直线回基地了,这只是个时间问题。

主要任务达成,支线任务未知。诺亚兜了个小圈子就直线奔向了基地的方向,途中不断留意着附近有没有出现萨维尔的踪迹。他希望自己脱出得没有太迟,让恩人一个人面对追兵不太好,而让一位团长在基地门口等待一个佣兵也有点说不过去。灰狼加快了脚步,并暗暗地希望在跑路造成的颠簸下手里这些零食没有碎成渣。
还真让他找见了。老大和颜悦色地从房后转出来的时候诺亚刚好跑到巷口。萨维尔哎呀了一声就把他拉了过来。“你在这儿啊诺亚——我跟你说,他们人数变多了。我们只要走就好了,不用在意,他们不能怎么样。”
诺亚忽略掉房后横躺竖卧的看起来大概要睡到明天早上的三个敌对目标,跟上了萨维尔。褐发的中年人一边大步流星地走着一边为自己整理袖口和领口,动作优雅又利落,完全不像是一位能赤手空拳打赢上任团长的佣兵,更像是从哪里流落至此的阔少爷。他们已经离基地很近了,再转两个弯灰狼就能看见他们熟悉的大门,或许莫里耶大哥此时已经听见了风声正在门口等待迎接,或许还能听见希曼医生标志性的大叫(通常都是萨维尔的名字),也或许是总帮他多夹两块肉的……
“萨维尔你他妈要是再不回来就干脆别回来了!”
是医生。门口站着的插着腰对团长怒目而视的男人,维耶茨佣兵团首席团医,医务室魔王,除了希曼·霍尔没有第二个人。灰狼感觉身边的高个男人在医生中气十足的吼声里瑟缩了一小下。“哎呀,别生气嘛。你看我已经带着诺亚抄最近的近路了,就通融一下吧?就看我还给你带了炸鸡的份儿上……?”
诺亚决定忽略掉“他什么时候去买了炸鸡”这个问题,又适时地把手里的糕点全数奉上。希曼接过了炸鸡盒子又去接点心,哼了一声就转身回基地了。“赶紧进屋,莫里耶等你们好久了。”
莫里耶大哥果然在等我们。诺亚想着,习惯性地走在萨维尔的身后,并试图从空气中隐约的香味判断今天的午餐会是什么。好像有肉的味道,还有一些更甜的,是蜂蜜煎饼吗?诺亚试图回忆昨天他吃了什么,接着他的思索就被打断了。在即将进入大厅时,萨维尔突然停了一下,回头侧个身把他牵到了身前。
“你先进。”
萨维尔说。诺亚没想太多,直接推开了通往大厅的红棕色木门。

然后被彩纸礼花喷了一身。萨维尔在他身后笑起来,刚刚喷了他礼花的两个他的手下嬉笑着跑开了。整个大厅被精心地布置成了一个五彩斑斓的会场,屋里挤满了他认识的人,前台接待的小姐姐,他的队员们,医务室的几个医生,还有其他他没有看清的人。墙上挂着的条幅明确地告知了他是今天的主角。
莫里耶大哥就在桌旁。他摘下了围裙,静静地看着他们两个走进来。
“生日快乐,诺亚。”
灰狼听见黑隼对他说。屋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还有此起彼伏的祝贺声。有两个姑娘冲过来抱紧了他,诺亚记得她们,这对双胞胎昨天还按着他给他梳了头发。莫里耶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隔空丢了过来。“这是礼物。”
诺亚抬手抓住了它。手里东西的触感像一个钥匙,他猜莫里耶大哥不会把它能打开的东西放在很难找到的位置。周围的人开始热烈地讨论着各自的话题,还有人开始奏乐,刀叉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在这种嘈杂和混乱中,小灰狼嘴角的线条似乎变得柔和了一点。就那么一点点,不仔细看就看不出来的那种,稍纵即逝。他刚刚偷吃了一个蛋挞的团长走了过来,拍了拍他。诺亚回过头的时候,一枚亲吻就正好落在他额上。萨维尔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怎么样,这个惊喜……吓到你了吗?”

Fin.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