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企划同人】所以说为什么他的衣服是那样的?

魔女的法则企划的同人
咸到写企划的同人了。……
新人物: 希曼·霍尔,维耶茨佣兵团的医生,萨维尔的青梅竹马。


帕兰提尔穿上衣服和脱下衣服的时候是两个人。
希曼觉得这个念头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脑海里。还很年轻的植物学家说要去湖底采集植物样本,虽然医生已经和他讲过湖水很冷很容易出现问题,但会魔法的医科生好像并不十分在意,甚至当着他的面脱起了衣服。
“不用为我担心,学长。”银发的男人笑得眉眼弯弯,把第二件长衫放在他胳膊上,露出最里面那件黑色无袖紧身里衣。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希曼发现这件衣服还他娘是露背的。“我可以使自己保持干爽……但如果要保护的体积太大了会对我造成一点小压力。只能通过脱掉大部分衣物来减少体积了。”
希曼盯着旁边草地上的一颗橡果,试图把它盯出花来,随口含糊地应了。他没办法盯着帕兰提尔的背太久,他的脊椎……不对,他的背肌……总之就是他的背。很好看。等等希曼,不要再想下去了。
威尔森可对此一无所知,他把腰带和裤子也一起放在了希曼的手臂上,只穿着紧身的短裤,到膝盖上面那种。医生默默地希望这件不要露屁股。“那么我就下去了,如果我十五分钟内没游上来……拉这条绳子催催我,或者把我拖回来。”
他在自己腰上绑了一条光带,光带的另一头交进了医生手里。帕兰提尔的这一系列行动都太利落,希曼不禁在想,他到底曾经多少次下到陌生的水域采集?其中有多少次是有人陪伴的,又有多少次他只是孤身一人?
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帕兰提尔站在了湖岸边,身形完全被他贴身的里衣勾勒出来,冲他挥挥手。“那我出发了,祝我好运,学长!”
医生刚想对他说一声你小心,那只傻狍子就噗通一声跳下了水。几乎是本能的反应,希曼啧了一声跑过去,低下头看向威尔森刚刚纵身跃下的湖水。湖面上现在只有波纹,和一根探进深绿色湖水里的光带。而帕兰提尔的银发只在他面前出现了短短一秒,就被更深的水色淹没了。
医生开始了他为期十五分钟的等待。也亏得他能在墙外找到这么个极少人驻足过的区域,还花了许多时间调查。
他怎么还不出来。
希曼看了看表,两分钟。时间还长着。风带来了鸟的声音,远处还有些更加宏大的声响,是树叶在空气流动中互相碰撞发出的涛声。在这里,没有枪械,没有争斗,没有利益,甚至没有招人烦的萨维尔。医生的眉头渐渐松开了。
他怎么还不出来。
他又看了看表,五分钟。原来卖个呆的时间这么长。医生抱着Omega的衣服在岸边踱起了步。说回来,他为什么没有一个追求者?帕兰提尔长得不错,性格也很好,希曼不得不承认他的这位小迷弟有的时候很可爱。威尔森也总是很体贴,会在自己忙不过来的时候主动来搭把手。他包扎的手法虽然不算很娴熟但已经十分完美,干净又有条理,动作也很温柔,被他包扎过的那群团员都说一点都不痛。那么问题出在哪,他不出门?希曼自己也不咋出门,但他从不缺迷弟,无论他有多不在乎这些事。
特别是那个乱拆自己东西的死小子。呸。
……
他又低头看看表。八分钟。这怎么才过去一半时间啊。
然后医生的注意力落在了怀里抱着的衣服上。他调换了一下手,这样他学弟的上衣就在衣服堆的上方了,也方便待会儿他回来直接拿着穿。在离他这么近的位置,希曼嗅到了帕兰提尔衣服上残留的信息素的味道。
帕兰提尔是一位沉香木味的Omega。这种简单毫无装饰性的气味按道理应该属于一位Alpha或者一位没什么信息素气息的Beta,但它确实是威尔森的味道。希曼的第二性征被药物压制,但他身为Alpha的本能让他对这种味道产生了没来由的好感。不,不对,他和萨维尔在一起这么久也没有这种感觉。想到这儿,希曼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他赶紧面向风好让自己冷却下来。帕兰提尔看着自己的目光里永远带着温柔的喜悦和干净的……爱意。他永远向自己露出笑容,无论医生说什么,或者做什么。
他再一次查看了手表,现在是十一分半。
他怎么还不出来。
希曼面前的这片湖水,现在平静得仿佛一面镜子,那条光带也是动都不动。帕兰提尔仿佛一块被绑上了绳子的石头,从被丢下去开始就音讯全无。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在担心。鸟鸣叶浪的声音变得更明显了,医生开始觉得有点冷。
湖水里面,应该更冷。寂静,黑暗,只有水泡和呼吸的声音。
医生的思绪在飞快地滑坡。光带不动是正常的,当绳索足够长的时候,除非绷直它或者大力摇动它,不然另一端根本不可能接收到对方的每一点动静。也就是说,现在的帕兰提尔除非是在水下搏斗或者拉扯了这根绳子,不然医生不会感觉到有任何问题。他的法术如果没生效呢?如果被水蛇咬了或者被毒草感染了呢?或者也可能被困在水草之间无法挣脱?熟悉的溺水案例一个一个从他脑子里浮现,医生努力地驱散了它们,然后又被更多的可能性想法缠上了。
希曼张开嘴想要喊一嗓子,但想也知道他的声音不可能传得到湖底。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医生紧张地盯着表和湖面,等到秒针再次走到12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放下衣服开始大力拖拽光带。
绳子被他牵引着,慢慢拉直。湖面从绳子入水的那点开始泛起涟漪,一圈圈漾开。医生盯着湖面。
然后他看见一个银白色的东西极速浮出水面。帕兰提尔从深潜中回来了,他的身体破出水面的一刹那让医生联想到了某种不科学的生物。威尔森转个头发现了正抓着光带的医生,马上对他露出笑容,还对他挥了挥手上的样品袋。现在他正从水面上向希曼走过来,脚边浮出浅浅的冰层又消失不见,医生却发现他身上湿了。
“怎么回事?”希曼抱起衣服跑过去迎接他,帕兰提尔从水面上走下来,解除了冰封的魔法以后才接过他送过来的衣服。“还真是吓了一跳。你拉我的时候,我以为你遇到了什么危险呢,一着急就忘记保持魔法效果了……”
希曼松了口气。还没等他说什么,这个湿漉漉的傻狍子就突然抬手抱住了他。湿润的沉香木味儿一下子充斥了他的鼻腔,医生左手研究报告右手衣服,甚至忘记是要先抱他还是先骂他。
“你——”
“还好你没事。”威尔森轻轻地说,话音里带着欣喜。医生的手下意识抬起搭在了他身上,接着就想起了自己现在要做的事。希曼被抱着,凭感觉抖开傻狍子的衣服,盖在了他的脊背上。
“给我好好穿上再说话。”他拍了一下这个正抱着他的浑身冰凉的小混蛋,决定先不追究把自己弄湿的过错。“你要是感冒了还得我治!”
他乖乖的学弟立马放开了手臂,拖长声音笑着应了他,开始给自己穿衣服。威尔森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在上身,甚至还在滴水。因为寒冷,他的胸前有些不太一样,立起的乳头把湿漉漉的紧身衣顶起两个明显的凸起。他转了个身,那些残留在他的皮肤上的水正顺着肌肉线条循地心引力向下汇聚,流过他的脊背,消失在隐隐约约的臀缝尽头……

而医生脑子里浮现出一句和现在的场景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话。
还好那件裤子不是露屁股的,他想。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