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WF同人】Laure的一些稀碎的小段子1-3

如题。


Laure的DUAL显示镜

银色边框,浅蓝色能量。隶属于Tenno Laure的饰品之一。要么出现在他脸上,要么出现在他的文件上。
没有视力问题的Tenno需要这个可能只是一种习惯。他基本不在外出战斗的时候佩戴它,或许是因为清洗起来比较麻烦。

曾经有人尝试把它藏起来恶作剧一下,结果惹得这位Tenno找它找到急哭。

有记录以来它一直很干净,异物清理的报告目前只有两次。一次是追逐Tenno Alcor,清理的是普通的血迹,而另一次比这更前的记录被最高权限模糊处理了,连异物分类都无法被找到。
现在仍可以在这两处发现它。


Laure坐在夜灵平野的湖边。附近的Grineer据点已经被他清理干净,现在他很安全。Limbo端正地坐在他身边,望着湖水的方向出神。
随后这具敏锐的战甲马上扭过脸正对着他的方向。Laure察觉到Limbo的动作后慢悠悠地回头,对Orien绽开一个微笑。“下午好,Orien!”
Trinity Prime走到他身边,随后Orien从她身体里出来。黝黑皮肤的指挥官低着头看向他的朋友,又抬头望了一眼无尽的水面。“你又来钓鱼吗。”
Laure笑着换了个姿势,这次是躺着,头枕在Limbo腿上。“我总喜欢这么消遣,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来平原挖挖矿,钓钓鱼。你呢,你这次是来做什么?为了库阿卡脊爪?”
Orien摇摇头。今天他来做赏金任务,昨天给新获得的优质Mod融合花掉了他不少钱。“追踪间谍。”
Laure丢开嘴里的草叶一个打挺就坐了起来,两只漂亮的蓝眼睛里透出关心。“什么,你在做任务吗,需要帮忙吗?”
Orien又摇摇头。“足够了,我一个人就可以。并不是很难的任务。”
Laure还是看着他,最后才迟疑着又躺回去。“好……好吧。如果你有需要一定要叫我!我现在很闲,正好钓鱼也钓累了。”
瞎说,你一钓一整天的时候一点也不累。Orien心想,然后把这句话吞回肚子,换了句话拿出来说。“晚点要不要一起喝酒?”
Laure躺在短草里爆发出一阵欢呼,四脚并用手舞足蹈。“好耶——那你记得忙完了就联系我!”
Orien点点头,转身准备回到自己的Trinity体内。接着一双柔软的手从身后穿过他的腋下抱住了他,然后就是一个比他稍微高一些的胸膛贴在他脊背上的感觉。Orien停了下来,一只手抚在Laure环抱住他腰的手臂上。“……Laure?”
“要小心行事,天快黑了,我亲爱的Orien。夜灵平野的晚上总是不安全,你知道。”他的声音显得很轻,话语里透出隐约的担忧。“早点回来。”
Orien有两秒没有说话,然后他开口,十分认真。“我会的。”
Laure笑了起来,放开了他。等Orien回头去找他的时候,这个金发的小男孩已经一头钻进了Limbo的体内,还站起来对他摘了下帽子。“那么我等你消息!”
Orien回到了Trinity体内,施放了一个祝福补充好两人的体力作为告别,随后离开了Limbo身边。Laure摸了一把左边裤子口袋,盘算起今晚要怎么用掉这管特殊润滑。
等喝得差不多了再问他要不要做好了。


夏至。
这群虚空之子相约今晚在道场庆祝他们的在一起的……某个节日。应该是第一个,或者是第二个。这无所谓,时间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问题。
“Ain呢?”蹿进大厅的Laure在Limbo身体里问,回应他的是正在桌上摆放礼物箱的Geeyam。“还没回来,估计很快了。”
“那我再出去一趟。……哦对了,Orien回来的话让他去一趟Alcor那里,他一个人布置二楼有点太困难了。” 
Laure说着,放下了靴子奖杯又回了船上。Bivalvan在门口和他擦肩而过,拿着新的颜料。他正打算更换大厅的装潢。Tenno们一直在道场忙到了八点,等到最后一个做完突击任务的人回来以后,庆典才算开始。
他们玩了很久。虽然他们中有一些是不吃东西的,但姑且还是准备了食物和水。这些虚空的孩子们分享自己在太阳系探索时的见闻,嬉笑打闹,在准备好的赛道里互相追逐,直到精疲力尽才有点想要分开的意思。
他们最后在篝火边坐成一圈,打算分享点儿恐怖故事。Ain最先离开,随后是Brandy,姑娘们都走光了之后Geeyam也表示累了想要去休息。等到篝火边只剩下了三五个人的时候,Laure左右看看,也站起身来。
“你也要走了吗,Laure?”Alcor坐在Bivalvan旁边问,Orien也放下了酒瓶看着他。Laure也喝了酒,不至于醉,但也足够让他面泛红潮。“……那,那个,我离开一下。既然在场的只剩下你们,那我就可以给你们表演我新学会的东西了……”
Laure看起来有所顾虑,扭捏了半天才扭过身去,又很快转回来。“啊,对了。Bivalvan……借你的祸根一用。就戳在那里就好。”
铂金发色的Tenno指了指离他们不远的一处空地,随后头也不回地跑开了。Bivalvan虽然有些困惑,但如果是朋友的情求,他会照做的。Harrow从火光的阴影中走上前来,将自己的长柄武器插进了沙地里,牢固地竖立着,等待一个暂离的Tenno前来使用它。
“他不是想玩叠叠乐吧。”Alcor笑道。

他们下一个话题还没开始多久,Laure就回来了。座位正对着门口的Orien愣在原地的时候其他人也就发现了异样,然后Alcor吹了个口哨。
“这还真是意外。”
Laure脱掉了他指挥官的外衣,换上了另一件奇妙的服饰。两只长长的布质兽耳从头顶的发卡上垂下来,黑色的蝴蝶结和白色的假领戴在脖子上,黑色皮质的紧身衣裹住了他从胸口到腿根的大部分身体,脚上还穿着某种毛茸茸的鞋跟垫高的鞋子,两条长腿就这样光裸地暴露在空气中。等他转个身的时候,还能看见他背后裸露又被交叉绑带遮掩的一大块菱形区域和尾骨上方的一团白色绒球。Laure现在整个人就像只大号的库阿卡,特大号。
“……这,这是我查阅古早的地球史时发现的东西。”他拨弄一下长长的兽耳,手腕上的花朵腕环红艳艳的。“……还好看吗?”
“可爱!”Alcor好像在试图看看他的尾巴球,然后他探头探脑了几下就不再尝试了。“这是古老的东西吧?是什么样的寓意?”
Bivalvan的表情困惑并复杂。Laure感觉到他似乎对这套衣服有不太好的想法,生怕暴露什么的Tenno立刻回应了问话。“是……是普通的古老的派对装扮。”
他的目光飘向一边坐着的Orien。他看起来十分安静……安静得过头了。黑皮肤的指挥官一陷入自己的思绪就会变成这样,Laure对此还有些了解。沙地不方便用高跟鞋走路,他拿掉了那双纤细的鞋子赤足走向杵在地上的祸根。“我也准备了古老的舞蹈……不知道学得怎么样,先给你们看看好了。”
在三位密友的注视下,Laure开始跳舞。当埋在数据库深处的地球乐曲开始播放的时候,Bivalvan埋下了头,耳朵尖在篝火的暖光中微微有些泛红。年轻的男孩舞蹈的动作确实有些不甚熟练,但已经足够表达这支舞的情绪。得益于他平常的充足运动,无论是高抬腿还是深蹲下腰他都做得很好。Alcor看着他鼓起掌来,Bivalvan从指缝里偷看,而一直保持缄默的Orien在他的一次摆胯里捏爆了手里的坚果。乐曲进行到后半的时候,Alcor看着Laure的目光愉快且充满兴趣,Bivalvan也渐渐地把手从脸上拿了下来,而Orien已经差不多完全隐身了。Laure停下的时候,身上已经有了一层薄汗。
“跳的不错!你练习了多久?感觉再给你些时间你就要变成专家了。”Alcor绕过篝火向他走过来,Laure扶着自己的膝盖用手背擦了擦下巴。“谢谢……我还以为会出错呢。只练习了三天……找它们费了很大功夫。”
纯白的指挥官此时已经回到了自己的Harrow身体里,现在正拔出地上刚刚被充当道具的祸根。“很可爱。……累了吗,要不要去休息。”
还没等Laure说什么,Orien就替他接了话头。比他结实了一圈的指挥官走上前来扶住了Laure的肩膀,抬头看了看其他两位。“我送他回去。”


以下省略两千字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