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WF同人】无疾而终的现代PARO段子①

仔细解释起来稍微有点困难,总之是Tenno们(又一次)被剥夺了记忆和能力被还被丢到古代的地球来生活。
Laure白天是个学生,晚上是个车手。Orien白天是个老实巴交的修车工(兼职车辆改造),晚上靠赛车赚钱。

其实还有一段的但是已经丢失在茫茫记录里找不到了。……

————

Orien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当一个飞车党,但他现在确实是γ街区的党首——而且并没有经过他同意。当接到那张被折了一折的小纸条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这次挑战的人还挺精致的,打开纸条后的第二反应是,这人的字真好看。而等他读完上面简短的话后,第三个反应也就已经出现了。
这次居然不是战书。黑皮肤的机车手心想,为了确认又飞快地看了一遍。不是战书。那么,去。

于是,礼拜六的晚上十点半,离γ街区的高架桥路口不远的一块空地,他们见面了。
不只是Orien和那位神秘的β街区党首,来自两个街区的大部分飞车党都来了,并且十分默契地站在他们各自的头目身后。场面可谓气势恢宏,仿佛群架现场,气氛剑拔弩张,战事一触即发。
……不。这不对。Orien想。
……谁叫你们来的!

“您就是Orien吗?”
对面那个白花花的人冲他叫道。他们向彼此走近,停在五步开外的地方,一起摘下头盔。现在Orien看清了这个比他高出一头的年轻男人的脸,然后两个人同时愣了一秒。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Orien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对面愣了愣,对他微微笑起来,漂亮的蓝眼睛眯成月牙:“是吗?我也觉得,好像已经认识很多年了一样,真奇妙。我是Laure,β街的……被推选领袖。”
Orien点点头。对面这个人没有展现出一丝敌意,他有点开始相信Laure的信了。他根本不是来打架的,就是来看看,交个朋友。
Laure笑着继续说下去,还探头越过他的肩膀看看他的车子。“那位就是贝优妮塔吗?真是个漂亮的孩子。颜色是你自己选的吗?”
Orien侧侧身,给他让出可以走近细看的空间。他这辆粉紫色的漂亮车子和Laure那台白金色的并不一样,虽然骨架相同,搭载的部件却更加粗犷,还加了条仿若海之巨兽背鳍一样的钢骨装饰,被这些东西撞一下可不是闹着玩的。Laure走了过来,细细地看着他的车子,不住发出赞叹声。
“明明是个漂亮的女孩子……却有这么多杀伤性的设计。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和你赛过的车都变成那样了。”
最惨的一辆连车架都接不回去。Orien在心里补全了这句话,抬头问他。“我们在哪里跑。”
Laure抱着胳膊沉默了一会儿。“选一条你也不熟我也不熟的道路吧。高架路线就刚刚好,而且现在也已经没什么车子了。我们是从另一条路过来的,没有走桥喔。”
Orien不是很喜欢高架的路线。他总是会不小心把对手撞出赛道,从这样的高度下去是真的会出人命。Laure却很高兴的样子,想想如果只是跑一场没有真的要竞争,应该也不会出什么事。于是,这位银发的男人点了点头。后面的两帮人欢呼一声各自找自己的车子去了,他们会在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里占据自己喜欢的赛道上的位置,清理场地,然后Orien和Laure才能正式开始比赛。

“我可跟你说好了,这是友谊赛。毕竟我的孩子我也很心疼,如果变得破破烂烂我也会难过的。……虽然我也不会让你碰到我。”
Laure趴在自己的地狱边境上说,风镜打开着,湛蓝色的眼睛在镜片后面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Orien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车子,没有任何异常。他抬头看看身边白兔一样的对手又仔细地看了看他的车子,然后点点头。“他很好看。”
“对吧。”听见Orien夸自己的车子,Laure的眼睛一下子就眯起来了,声音也雀跃着。裁判站在了起点,他举起一只手,Orien和Laure就安静下来,戴好头盔扣好风镜,像两支即将离弦的箭,像随时准备好追击猎物的豹子。说好了友谊赛,但是不拿出点认真的态度可就是对对手的不尊重。
“预备!”
他们同时俯下了身。Orien不经意地瞥了身旁一眼,马上像触电一样挪回了视线。Laure的身体实在是很柔软,趴伏在车上的姿势也显得有点……
“开始!”
他们同时冲了出去。Orien的脑中瞬间清空,连着他刚刚冒出的最后一个想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