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Oiolossae_

JOJO/TF/ST/刀剣/MHA/WF/567 精灵语练习中,写手正双修,567吃柒七水仙

【御神组】寂(5)

时隔多年的更新【【【

——————————————

 

在一期那里大概呆了两个礼拜,石切丸要启程回自己工作的城市了。临走的时候,几个藤四郎抓着他的西服就是不放手,五虎退还一脸要哭了的表情,搞得石切丸差点一心软就答应要多留一个礼拜。但是不行,他再不回去的话他的学生没人来带了。

 

“我一定还会回来看你们的……”

石切蹲下来,挨个抱了抱这几个拽着他不放的孩子们。“以后有时间了,放了假,我就来看你们和你们的一期哥哥。到时候可以管我要礼物。”

“那你可说好了哦石切叔叔!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乱拽着他的袖子,手里还有他刚刚分发的糖果。“我们都记着呢!”

“好好,我一定会来的哦?虽然我动作总是慢了点,但我不会失约的。”石切丸冲孩子们笑笑,抬手看了看表。

“好了,快让石切先生去坐车吧,再耽误恐怕要来不及了。”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药研终于说话了。听他这么说,藤四郎们都乖乖地放开了石切丸,他这才有机会重新站起来。”那就说好了,这个假期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再见,石切丸叔叔——”

“都说了不要叫他叔叔了啊……”

这算是改不过来了,石切丸这样想着,无奈地笑着摇摇头。

 

等到好不容易回到了工作的城市,石切丸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匆匆拎着行李赶去学校,在自己的办公桌边坐下来开始整理这次采风收集来的资料。毕竟这些资料里有一些让他觉得很珍贵的部分,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不想让这些资料在他的笔记里等太久。

但连日的舟车劳顿还是给他积攒了不少疲惫。接近午夜的时候,石切丸终于还是没忍住,趴在电脑旁边打了个瞌睡。

 

 

这次的梦,也和往常不太一样。梦里的石切丸走在一条狭窄的路上,道路两边是无尽的黑暗。环境带来的压迫感过于明显,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石切丸。”

青年被这声突然的呼唤惊到,他赶快回头看身后,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石切丸?”

另一个声音,显得很年轻。前面也没有人,后面也没有人,那么呼喊自己的声音就是从两边的黑暗里传来的了。石切丸握紧了拳头,更加警惕地盯着周遭沥青一般厚重粘稠的阴影。

“石切丸!”

这次的声音简直就像在他耳边炸响的一样,青年扭头拔腿就跑。他不知道脚下的这条路有没有尽头,但石切丸知道无论如何不能再继续在原地站着。那三个声音此起彼伏地呼喊他,梦里的石切丸跑了很久,就在他感觉有些力不从心的时候,路前面出现了那位名叫太郎的付丧神的身影。

太郎并没有打算帮他,也并没有为他让路的打算,只是远远地站在那看他跑过来,然后用唇语对他说了什么。

一字一字地,对他说了什么。

 

还没等他理解,梦里的石切丸就一个踉跄,身后吹了一阵突如其来的冷风,他就从梦里醒了过来。

 

年轻的民俗学家看着面前的荧光屏,又揉了揉眼睛扭头看了一眼被风吹开的窗户,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看来不休息一下不行了,还是下去买罐咖啡什么的吧。石切丸想着,随后站起来披了件外套去把窗户关严。

 

毫不意外地,当他站在校园的路灯下面喝着咖啡的时候,身边又聚集了不少无害的灵体。而且多亏了青江帮忙,他现在能够听懂灵体的语言了。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这些徘徊在校园里的灵体似乎都很想念他,现在怎么都不肯离开他身边。石切丸拎着咖啡罐单手插在兜里握着护身符,一脸认真地和爬到身上的小灵体们对着话。

“唔哦,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校园里来了新朋友吗。”

即使知道这条路没什么人走,半夜也根本不会有人来,石切丸还是压低了声音。“什么,很怕他啊。是什么样子的,仔细讲给我听吧?”

灵体叽叽喳喳地围了上来簇拥着他,有几只还在他腿边一跳一跳的。这总让石切丸想起那时在乡下看到的一团一团的小鸡仔儿。“是要我帮忙祓除吗?哈哈……恐怕我还没有那样的能力,可以祓除你们所说的那样庞大的灵体呢。”

眼前一个灵体突然在他面前瑟缩了,一下子退开了好几步远,抖了半天才尖尖细细地对他说了什么。石切丸一愣。“什么?……就在我身后?”

 

这可糟了。自己怎么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栗发青年瞬间觉得有股凉气从背后直窜到头顶,接着立刻转身并向着身后掏出护身符,动作行云流水一般流畅。

然后石切丸看到一个比接近一米九的他还要再高出一截的灵体正一脸无辜地看着自己,手中还扶着那把尺寸惊人的大太刀。

 

“……原来是太郎先生啊,还真是……有点意外。”

看清了来人后,石切丸松了一口气。但他刚想回头安抚凑过来的小灵体们时才发现这些小家伙早就跑得一只都不剩了。他原地站定四处看了看,想要知道问题出在哪,最后才将疑惑的目光投到太郎身上。

后者更加无辜了。“很抱歉。我的特质就是如此,低级的灵体不太敢靠近我,恶灵尤甚。……您喜欢那些小朋友们吗,那么我稍微退后……”

“不不,不需要。我想它们只是有点认生,不是太郎先生的错。”眼见付丧神做出向后退开的姿势,石切丸赶快制止。某种程度上来讲,他还挺喜欢让太郎在他旁边——毕竟这样就很少有灵体能靠近他身边,以他现在的精神状况,灵力耗尽恐怕就真的要吃不消了。

太郎真就站下了。“那还真是麻烦。……我才在这里没多久。”

“是啊,要想不吓跑它们……至少要和它们待上一个月吧,哈哈哈。太郎先生只需要稍微在这里……”

 

“……咦。”

 

“……不对,您怎么跟来了?!”

 

————

那天的后半夜石切丸没有熬夜成功,喝过咖啡他还是睡着了,太郎在他旁边守了半宿的夜。一开始他还以为是这位付丧神一时兴起才如此跟着他,但接下来的几天石切丸进了校园就能看见那个黑衣的付丧神向他走来,看起来也不再那么若即若离了,石切丸的内心渐渐放松下来。他还从来没有和除了三日月以外的谁如此亲密过,这感觉很新鲜,虽然他的这位朋友并不能被其他人看见。怕太郎又像那时站在一期的院子外那样站在教学楼外,石切丸特地带着他在楼里转了一圈。见他抱着自己的大太刀一脸谨慎的模样,民俗学家笑了出来。

“不需要如此拘谨的。学生们都不会被影响,而且楼中也有灵体存在,您在这里是好事并不是坏事啊。”

太郎低下头看看他,又看看走廊,点了点头。在那以后,石切丸经常在上完课或是整理完资料后在教学楼的走廊里看见一个好奇地每个屋子都慢悠悠走进去看看的付丧神。虽然他不想说,但石切丸觉得画面可爱极了。

“有的时候真觉得您也是这群学生里的一个,每次看见您都好奇心很重的样子啊。”又一次在教室后门“偶遇”了那位付丧神,石切丸半开玩笑地对他说。太郎似是有些尴尬,避开了他的视线,眼尾隈取在他垂眸的一瞬竟有些妖艳感。“尘世的事情……不是很熟悉。”

“哦呀,那还真是。太郎先生一定会慢慢习惯的,这种事情毕竟急不得。”

黑发的付丧神应了一声,随后叫住了他。“石切丸先生。”

“不敢,就叫我石切丸吧。”青年立刻回应道。“请讲……?”

“嗯,石切丸。……那以后也请叫我太郎就好。事实上我今天是来告别的。”

“……您要走了吗?”

石切丸一愣。他虽然知道灵体总是这样自由来去,但太郎这样突然地出现又突然说要离开,他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时,石切丸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将这位黑衣的付丧神当做自己的朋友了。

太郎点点头。“很突然,不过有些事必须我亲自去一趟。您的体质,实在很容易招惹灵体,连我无意间都会被您吸引。……请千万当心。”

如果不是他提起,石切丸几乎快忽略了这样的感受。“啊……是吗,还以为作为付丧神……不会受我的影响。您现在就要出发了吗?”

“事不宜迟。”太郎微微蹙眉,望着别处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凌厉来。看起来是很严重的事情了,石切丸想。他刚想和太郎道别,对方又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又转向他。“不要小看了你的能力。”

太郎眼中那股子冷冽还没有完全褪去,被他盯住的石切丸一下子就理解了为什么灵体不愿意靠近他。“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付丧神看了他好一会儿,转个身去了他的办公室。石切丸有些不解,也跟了上去。“太郎……?”

太郎没说话。石切丸看他绕着自己的办公室走了一圈,最后盯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瓶看。石切丸想起来,这一瓶似乎是自己的学生旅游时从别的地方拿来给他的纪念品,说是当地用来祈福的泉水。

他看见太郎用手包裹住了那个小瓶子,阖眼默念着什么。太郎的声音在此时太低也太轻,耳语一般,石切丸不能完全听清楚他说了什么,但他猜测应该是祈祷一类的祷文。夕阳的余晖从窗口照进来,办公室宽敞的地面被涂抹上一层浓墨重彩的橙红,静谧的空间里一时间只剩下了付丧神默念祷文的声音。

而此时的民俗学家沉浸在这种宁静里。儿时的神社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气氛,这让他感觉无比放松。太郎停了下来,放开了那个小小的玻璃瓶,回头看着他。“……好了。这一瓶你拿上。如果遇到什么危险,使用它可以为你拖延很多时间。你还有一个护身符,无论如何能够脱离困境了。”

石切丸走上前去,将小瓶子握在手心里。“是,我知道了。……谢谢您呐,为我做这些。”

“无需道谢。”

太郎又看了他好一会儿,才犹豫着消失不见,十足的不放心。但对石切丸来说,和灵体打交道早就成为了习惯,回应它们的诉求也变成了信手拈来的事情。太郎完全不需要这么紧张。

“……是在担心我吗?”

石切丸将视线投向旁边的窗户。他记得没事的时候太郎总静静地站在这儿向外眺望,一动不动,像极了一尊肃穆的雕塑。“这还……真是意外呀。”

 

今天的工作也意外地少,石切丸很快就收拾好了东西从学院下班了。从出差回来后,他一直带着行李住在学校对面的教师公寓,今天才终于有机会回到自己的住处。

当栗发青年从公交车上下来的那一刻,一股寒意就从背后猛然扩散到四肢百骸,冰冷刺骨。他下意识四处看看,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危险的东西。

是自己太敏感了。总是在太郎的保护下而不用自己的探知能力,偶尔需要使用的时候就变得这么生疏了吗?

不安感丝毫没有减弱,他不敢放松,只是拖着行李迅速走到周围相对宽敞视野相对开阔的花园里。再走几步就能看见自己的屋子了,到时候大概就会好一点,就算真的碰上什么也会有充足的时间给自己想对策。石切丸在心里默默地安慰自己,脚下渐渐加快速度。

 

他走到一半就停下来了。石切丸愣怔地盯着自己房间的窗户和里面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甚至还正从墙体里钻出的灵体看了好一会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拉着行李箱转身就跑。

 

 

在他身后立刻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石切丸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是灵体发现他了。从来没有的情况让他突然有些无所适从,但石切丸马上冷静了下来。他一边跑一边寻找合适的藏身之处,脑中也在一刻不停地思索着。

 

这么多灵体,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自己的房间出了什么事?

 

不,不对。如果是房间出事,自己靠近的时候灵体不会追上来,毕竟造成现象的罪魁祸首应该还留在房子里。石切丸拖着箱子从公园另一边的出口跑出去,口袋里坠坠的让他很不舒服。他边跑边随手一抓,今天下午太郎刚刚给他的小瓶子就隔着衣服埋进了手心。

 

“不要小看了你的能力。”

“连我无意间都会被您吸引。”

 

石切丸微微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同时,他转了个弯将自己的箱子放在一条死胡同的角落里,接着飞快向着反方向逃离。在他转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刚好看见追上来的灵体们有一部分追着向自己的箱子爬去了,而另一部分还跟着自己。

 

对,这就说得通了。

因为自己最近身边总有个付丧神存在,太郎的气息完全掩盖了自身,而曾经来找他的那些灵体只能循着石切丸的气息找到他的住处,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有回去的住处——那儿到处都是他灵力的痕迹。现在被箱子吸引也是因为或多或少沾染了灵力,而那些要命的家伙迟早都会发现它们在寻找的正主在其他地方。

 

数量如此多,被追上的话恐怕事情要变得很麻烦了啊……

 

石切丸来不及想其他,身后的灵体还在飞快逼近,他现在跑到的地方自己都已经记不得有没有来过了。又是一个十字路口,他咬咬牙向右边冲了过去,然后绝望地发现这是另一个死胡同。

 

不,一定还有办法的。手里还抓着太郎给他的小瓶子,石切丸用另一手扯下颈上戴着的护身符猛地向身后一挥,逼退了离他最近的几只后冲向另一边出口。突然长时间的快速奔跑让久坐办公室的他有点头晕目眩,随后他发现自己面前的是一座废弃的工厂仓库。石切丸连犹豫都没有,踩着旁边的木箱子就翻过破窗跳了进去。

 

落了地后石切丸将脚步放轻。他四下看了看,朝废弃的集装箱后面慢慢走去,尽量不发出声音。这里气息很混乱,应该可以隐藏起自身。

 

他明显太低估身后的灵体了。还没等他缓多久,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再次四面八方地响起。石切丸咬咬牙,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和灵体们玩起了捉迷藏。

 

石切丸最后败给了数量。众多的灵体将他堵在了仓库的角落,而这时太阳早就沉下去了,一片昏黑中,他背靠着墙角,拔开了小瓶子的木塞,以自己为圆心将液体泼溅成一个圆弧。

灵体瑟缩了,围在圆弧旁不敢靠近。石切丸早已精疲力尽,他觉得这辈子再也找不出来第二个这么疲惫的时刻了。

“别过来。”

栗发青年一手撑向身后的墙壁,一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后凑到耳边。忙音此时就像一辈子那么漫长。最后,对面接通了,传来的是无比熟悉的声线。

“喂。”

“三日月兄长。”

石切丸苦笑着说,喉咙的干涩让他的声音显得有点虚。“我可能……遇到了点麻烦。”

 

啊啊……太郎如果还在的话……

 

评论(6)

热度(8)